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鸩宠 >> 第619章 出发

楚莫瑶手里拿着纸笔,一帐一帐一笔一笔的清算明白,糊涂帐她可不做。“小姐,夫人给你丢的陪嫁老爷全数都拿出来了,一点都没留,而且还给你陪了不少呢!”花香很认真的说明清况,现在的小姐是个钱迷,就是爱钱,这点她早已经接受,也早已习惯了。

“我知道了,我在算其他的帐。还有你成亲要给你的陪嫁,还有彩礼,这一进一出,我都得先计算好,也得替你打算着。”

楚莫瑶说这话可是非常认真,她一嫁过去,花香自然是要跟着她一起过去,她和东风也要尽快把婚礼办了,这样,她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小姐!我才不离开你!”花香娇嗔的羞红了脸。

“你做梦,你想让我养你一辈子啊!趁早嫁出去!”某位小姐翻了一个白眼,继续算帐,谁也别打扰。

……

尊上府。

张灯结彩,喜庆的热闹轰动整个青凰帝都。

北辰上渊一身吉服穿戴停当等着吉时到来,这一切好像做梦一样,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成亲,然而,他的确是想赶紧把那个女人娶进尊上府。

确切的说,是迫切的想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而今日,就是可以实现这个目标的日子。

虽然,现在正厅里正站着七个人,七个不受欢迎的人。

这七人便是青凰龙族的七大长老,他们知道北辰上渊要娶一个人族的女人,这是集体来阻止的。

“大人,您要三思,三思啊!”蓝长老就差要跪在地上,语重心长。

“大人,蓝长老说的对,您要三思,怎么能娶一个人族的女人。我们青凰龙族可是最神圣的一族,龙族守护神的血统必须是龙族血脉,不可参杂。”白长老站出来,拱手劝言。

“对,大人,这事不能啊!”

“大人!您一定要三思。”

“大人!”

七位长老一人一句,说的是句句叹息,他们维持了千年的龙族血脉怎么可以从此混乱,这在他们眼里不能接受。

北辰上渊依旧坐在上位,唇角带着浅笑,端茶轻抿,好似根本就没有听见他们七人说话。

“大人!”七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齐声拱手上前。

“嗯,各位还有什么话说?”说了半天,还没说完?

难得他今天心情好,能听得这几个老家伙在这里说了半天,若是换作以往,恐怕早就赶人了。

“大人,您不能啊!”

“大人,不能啊!

“……”

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气。

再说一次,北辰上渊的耐心没有那么亮丽,缓缓站起身:“本尊决定的事情,不喜欢更改。”

这句话出口,七位长老不吱声了。

北辰上渊的脾气他们都心里明白,不发火好,还有挽回余地,一旦生怒,丝毫没有可能。

可是,这事……

他们真是为难,真是不能接受啊!

如果娶了楚莫瑶,那龙族的女子怎么办?还有那七滴真心之泪怎么办?难道七滴真心之泪都在楚莫瑶一个人身上?

这不可能,他们不相信这种事情,哪有这么巧!

“大人,您若一意孤行,那……符咒该如何解?”最后,蓝长老大着胆子上前,语气沉重。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怔住。

北辰上渊的身子也不禁一怔,符咒,他都要忘了这件事情。

“本尊不惧。”不就是符咒,他又何惧。

符咒,百年复发一次,若是解不了,终生受符咒控制,百年发一次,百年痛一次,那一次是彻骨生死的痛,谁又能终生承受下来。

北辰上渊微闭双眸回忆了一段往事,这符咒是怎么来的,是他小时候被人所下,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那符咒是什么,等长大了,一百年经历一次,他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

千年下来,他已经快要承受习惯,又有何惧,虽然每一次承受都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

“大人,七滴真心之泪便可以这符咒,您为何要承受。”众长老们不明白,明明可以解决的东西为何不去解决。

只要七滴真心之泪,七滴真心相爱的眼泪便可以去解符咒,为何他偏偏不解。

真心之泪?没有真心,何来的真心之泪!

对他真心的人是有,可他却不是真心,这样的眼泪,他不需要。

“没有真心的眼泪,本尊不需要。”淡淡轻轻的一句话回掉。

“大人……”

七位长老叹息,不知该再说什么。

他们都是龙,不是人,龙族有龙族的一套意识,在他们看来,到了发情的时候就该找配偶,哪来的什么叫真心。

当他们配偶成功,这难道不是真心?

“大人……”

七位长老想再做最后的努力,正要开口,东风进来了:“大人,可以出发了。”

快到吉时,他们是算好了时辰,正好能到楚家别苑,现在走,正正好。

“嗯,出发,”北辰上渊直接起身出门。

“大人……”七位长老唰唰的排成一排跪在门口,把门口堵了个实实在在。

北辰上渊眉头深深锁住,显然很不高兴,若不是看在他们是龙族最德高望重的七位长老,谁挡住门,他就杀了谁。

“大人,这……”东风在门外愣了,这怎么办?

七位长老大都在,蓝长老还是从看着自家大人长大的,他们挡着路,这如何是好?

北辰上渊揉了揉眉心,缓抬一步上前,淡漠的声线传出:“让开。”

冰冰冷冷两个,轻轻淡淡两个字,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好似很平静,很沉稳。

然,就这两个字却让七位长老头上冷汗直冒,心跳骤跳,直直的咽口水,下一秒钟,每个人的身体不自觉发抖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撑过三秒钟,七位长老抖的不停,实在撑不下去了,慢慢的挪开,他们甚至没敢起身,直接跪在那里把门口挪了出来。

他们不敢再劝,也不敢再挡着门口。就连蓝长老也不敢再开口多言。

北辰上渊最平静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向来随性,他若平静下来,说明他已你懒得再说,谁若是不识相,下一秒他就会直接动手。

杀人,全看心情,青凰帝都无人不知,青凰山也是无人不晓。

“出发。”北辰上渊走出大门。

唉……

等人走远,众位长老一声叹息。

长长的迎亲队伍从尊上府出门,北辰上渊没有骑马,而是坐在了马车里。

别人接亲都是骑着高头大马,他不,他不喜欢,他要乘马车,迎娶她,她就要和他坐在一起。

他不骑马,她不坐轿子,他要她和他并肩一起。

马车缓缓朝着楚家别苑驶去。

……

远处,看见马车起步,一人仰头喝尽杯中酒,唇角露出得意的一角笑容。

随即,那个人影消失不见。

……

“呼!终于算完。”楚莫瑶伸了个懒腰,头都低疼了。

这凤冠还真是重,她才戴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头重的抬不起来,要是戴一天,那脖子不得压断。

她一把扯下红盖头,晃晃脖子。

“哎哟,我的小姐,这可不能扯下来。”花香赶紧着替她盖上,紧张的不得了。

切!楚莫瑶直翻白眼,至于吗,不就是一个盖头。

她也知道这盖头在古代来说是不能随便掀掉的东西,算了,她也懒得和花香解释这些,干脆,连同凤冠一起先拿下来轻松轻松脖子再说。

“哎哟,我的小姐,这也不能摘下来。”花香赶紧又把凤冠抱在手里要给她重新带上。

“得,反正都拿下来了,先别戴,我晃晃脖子再说。”楚莫瑶阻止,她先松松筋骨再说。

“小姐,那你快点。”花香无奈,只好催促。

“知道了,知道了,你比管家婆还罗索,把你早点嫁出去是对的。”楚莫瑶把凤冠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去找点吃的吧,我饿了。”摸摸肚子,她好像饿的慌。

“好,你等我一下。”饿了吃东西,这个可以有。

成亲要忙一天呢,吃点东西垫垫这是所有新娘子都会做的事情,花香转身就出门去拿东西。

楚莫瑶坐在屋里托着下巴,开始畅想未来。

就这么嫁了?怎么好像在做梦,一点也不真实的感觉!

且说花香出门去拿东西,这时门口处显现了一个人影,别人看不到,那人影是虚形的,虚形的人影进了门。

楚莫瑶正畅想未来,忽然抬头,眼神中的警戒提高。

“谁?”她凌喝一声。

她的感觉告诉她,屋里有人,而且是个来意不善的人。

见到她有反应,妖皇眼眸一紧,她居然能感觉得到他!

“小丫头,你能感觉到本皇的存在?”随着声音妖皇显了身形。

看清了眼前的人,楚莫瑶促眉,这个人她好像不认识,但似乎又有点印象。

“你是谁?”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人,不认识就直接问。

“呵呵,本皇是谁,你马上就能知道。”前半句话说完,妖皇手一挥,在空中好似画了半个圆。

顿时,楚莫瑶便听不到了外面的声音,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她知道,这是他设下了结界。

结界这个东西,现在楚莫瑶很讨厌,可惜,她还不会设结界。

“你想干什么?”既然来找她,必定是要所想要的。

这个人不好惹,修为很高,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面对强大的对手,她向来更能保持冷静。

妖皇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又估计了一下时间,还能说几句话,若是她顺从,他就放人,若是不顺从,他就抓人。

楚莫瑶,果真是个人物,面对他,竟然一点也不慌也不怕,还能如此冷静的和他说话。

“本皇对你没有兴趣,可是本皇对你的东西有兴趣,你若是识相,就把天阶玉书交出来,本皇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好好的当今天的新娘子,若是你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本皇不客气。”

妖皇不屑的语气,对付一个只有六阶修为的女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我的东西?”楚莫瑶故作守全不明白。

但是她心里隐约知道妖皇指的是什么,天阶玉书,就是她手里的那本书?小书童的寄宿体。

这本书到底有多重要,惊动妖皇亲自来讨。楚莫瑶终于知道站在眼前的是谁,妖族的皇帝。

“对,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本皇是谁了,要不你把玉书交给本皇,要不你杀了北辰上渊,两条路你可以选一条。”

妖皇双手背到身后,转过身,一幅给你选择权利的样子。

其实,对于妖皇来说,他想要天阶玉书,但他也想北辰上渊死,天阶玉书一旦认主就极难易主,并且需要北辰上渊的精血。

若是直接吸干北辰上渊的精血,那可是比得到天阶玉书还要来的快。所以,两个方法,他都可以接受,当然,就算得到天阶玉书,北辰上渊他还是要杀的。

只是,楚莫瑶这个女人,妖皇倒是可以放过,毕竟还是自己儿子喜欢的女人,他这个当父亲的,可以给儿子这个面子。

楚莫瑶拿过凤冠戴在了头上,心里转个来回,她不是三岁小姑娘,是有这么好骗。

就算她选择了其中一个,妖皇也不会放过北辰上渊,这种话她若是信,那她就真是傻子了。

戴好凤冠,她故作犹豫的想了一想,而后慢吞吞的开口:“这个嘛,让我想想,不过,你可以说话算话,我做了选择,你不能杀我,让我好好的去成亲当新娘子。”

话到这里,她站起身,装作好好考虑的在屋里转圈,她想找找看这个结界有没有出入口。

结果,结果是令她失望的,妖皇布下的结界,就算有出入口她也找不到。

暗叹一口气,她走到门口,虽看在门口,可是却踏不出去。

“你应该知道,女人嘛,哪个不想重视当新娘子这一天,哪个想大婚这天出事情,可是你这个问题也确实很大,真的让我一时难以做决定。若是把天阶玉书给了你,他不会放过我,若是帮你去杀他,我又没那个能耐,再说,杀了他,我就没有夫君了,这一条不行。”

她边想办法边说,脑子在动嘴巴也得动,再拖延点时间,拖到迎亲的队伍到来,应该是有希望。

“哈哈,算你聪明识相,你也不要耍花招,本皇设的结界,你找不到裂缝口,外面的人进不来,你也出不去,就不要白废心思了。”

妖皇是何许人,他自然知道楚莫瑶刚才是在四处看什么,他可是天阶最后一层的修为,区区凡人怎可能破了他的结界。

“我能耍什么花招,我一个六阶修为的女人,怎么能跟妖皇你耍花招,你是小看你自己还是高看我,我只是在想,怎么样才能两全其美,既能从这里逃出去,又能从你手里脱身,又可以不答应你的条件,难道我想这些也是耍花招,这应该是最实在不过的事情,我相信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想这些。而我和其他人不一样,别人想这些嘴上会不说,也许还不会承认,我想这些我不怕承认,我现在所想的就是这个,妖皇陛下,你认为呢。”

楚莫瑶挑眉轻笑,一身凤冠霞帔的她站在门口,光线从外面反射进来,映在她的身上,此刻的她特别美丽。

妖皇看着心里暗暗一惊,这个女人果真是特别,敢做敢为的性格他倒是很欣赏,很喜欢!

可惜,这个女人不是他妖族人,若不然,做儿媳妇做是没提挑,他儿子的眼光当真是不一般。

“哈哈,楚莫瑶,本皇很欣赏你,可纵然本皇再欣赏你,也改变不了现在的事实,还是快做决定吧,不要耽误本皇的时间,也不要耽误你自己的时间。”

妖皇的语气中这一会儿竟然多了一丝可惜,第一次和楚莫瑶正面交锋,妖皇对她已是另眼相看。

“唉!”楚莫瑶长叹一声。

低头苦苦笑了笑,再抬头,神色认真:“好吧,我想妖皇陛下是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过来的,不然也不会挑了这么准的时候,我可以把天阶玉书给你,但你一定要答应我的条件,不可以伤害我这是其一,还有不可能伤害任何楚家的人。我知道你一向以整个楚家为理由,让楚江南屈服于你,不仅如此,你还用各种手段牵制了四大家族,如果我没猜错,你并不是想当这个帝君,你是想一统三界,称霸三界,龙族妖族人族以你妖族为尊,由你妖族来统一这个天下,所以,你没有和去和青凰帝君做对,只是想要得到能让你实现这个愿望的东西,是吗?”

楚莫瑶一句一句说的认真正式,她分析的步步有道理,这些话她是想清楚了才说的,说这些也是有她的目的。

妖皇不好对付,想骗他撤了结界,不是三言两语的应付就可以,她需要拿出最有力度的能激住他情绪的东西。

这话一出,妖皇的神色猛的一怔,她竟然能知道这些?

“楚莫瑶,你身在人族,可惜了。”这个女人若是生在妖族,必定成就比现在的大的多。

天生特殊体制,天生灵脉,只短短几年,就成了灵根被封没有灵脉的废材,纵然现在可以修炼,有了修为,也不过区区六阶,着实可惜。

然而,妖皇哪里又能知道,楚莫瑶已经滋长新的灵脉,封住灵根的封印也正在慢慢解开。

可是,当灵根的封印被解开时,也就是楚莫瑶七世之劫再次经历时,这一点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就算是北辰上渊也窥探不到的天机。

“呵呵,没办法,人的出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不是吗?”楚莫瑶这句话倒是真话,大大的实话。

就像她现在来到这里一样,这也不是她能选择的,即是如此,她又何必去可惜。

“妖皇若是觉得我说的对的话,那在我交出书玉之前,我还想再提一个要求。”她看着妖皇,眉目不眨,沉眸以对。

表面上的冷静淡定让妖皇看的认真,正在思考她要提的问题。

楚莫瑶心里盘算着妖皇的表情,揣测着他的心思,更加揣测着自己的胜算有几成。

打是打不过,所以,直面对上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唯一有可能就是她的速度。

当然,这速度不是指去杀了妖皇的速度,她心里自有盘算,她杀人的时间最快出手能有多长时间,准确度有多少,她心里都清楚的很。

若对面站的是杀手,她有希望也有信心。

可现在对面站的是妖皇,一个拥有天阶最后一层的人,纵然她的速度再快,杀她也是不可能。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自己跑,只有她能跑出这个房间,她相信她就会有机会逃出去。

妖皇既然把这里设下结界,又在花香出去的时候找她,必然是不想让外人看见或者让外人知道他来了。

所以,她只要把结界撤了,跑出房间就可以。

“什么请求,说吧,看在你识相的份上,不耍花招,本皇就破例一次。”妖皇的自傲心慢慢得到满足。

凡是位高权重站在巅峰顶端的人,他们都是不喜欢耍花招的,越是在他们面前演戏,越是容易被拆穿,反而越是被他们警戒着。

而且以他们的眼力又怎能看不出是在演戏,是在耍花招,所以,楚莫瑶用了一招最直接的方法。

什么都说在表面,什么话都说在当场,她就是想让妖皇感觉到那份自傲的心要膨胀起来,以为对方是无能为力,只得认输的想法。

是以,在那种已经没了希望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一般的人都会提出自己的最后请求,那时候也是最容易得到满足的时候。

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妖皇以为楚莫瑶是交定玉书,她想跑也不可能跑掉。

见妖皇这么说,楚莫瑶的心放下了一半,机会来了。

“你撤了结界,我想看一下迎亲队伍来了没有,今天我是新娘子,我不想让他们任何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更不想有半点流言飞语传出去。你把这里设下结界这么久,我的丫环们一定会有所怀疑,所以,我要看一眼,外面有没有人,外面的情况,我要保证万无一失。我想以妖皇你的修为,就算没了结界,你也能做到于无形之中是吗?”

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虚形,可见妖皇可以把自己“隐身”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其实,这不是隐身的本领,而是妖皇在自己的周围布下了结界,所以,别人看不到。

听完这话,妖皇顿了一顿:“好吧,本皇就满足这个要求,就算没有结界,你也逃不出本皇的手掌心。

北辰上渊迎亲的队伍尚且还得一段时间到这,只要北辰上渊不来,妖皇不怕任何人。

一挥手,妖皇撤了结界。

喜欢鸩宠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鸩宠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鸩宠最新章节 - 鸩宠全文阅读 - 鸩宠txt下载 - 陌若萧瑟的全部小说 - 鸩宠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医品药妃神秘残王的宠妃食而无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X处首席特工皇妃武则天歪传:特工任务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只愿金屋不藏娇王的带球休夫娘子璇玑谱魔妻当道:邪魅夫君爱争宠凤帝九倾国色芳华卿本贤妻闺范朕的娇宠公主落怀翘妻家斗:素颜倾城穿越之公子贵姓二货娘子穿越之恩怨江湖暴君的四嫁皇妃侯门骄女嗜血特种兵:纨绔战神妃名门医女天才小毒妃
完本推荐: 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我的亲亲老婆:豪门隐婚AA制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全文阅读变身之萝莉主播全文阅读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名门挚爱:亿万老公宠上瘾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虫师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穿越诸天万界全文阅读法相仙途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重生之彪悍小军嫂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八荒圣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逆剑狂神万古神帝修道长生之路叶安大明开荒团影视世界当神探我的师父是神仙诸天重生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朔明山河盛宴重生之最强大亨夏天不是枫的季节绝世神医:逆天七殿下红楼之公子无双帝霸我是忍者之神盛宠之名门婚约血染江山离人歌神魂至尊钢铁,枪炮与穿越异界的工业党超级丧尸工厂这个地球有点凶饕魂猎者极品全能学生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都市剑说数风流人物

鸩宠最新章节手机版 - 鸩宠全文阅读手机版 - 鸩宠txt下载手机版 - 陌若萧瑟的全部小说 - 鸩宠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