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邪王的侍妾 >> 第67章

“是吗?”夜凛风冷笑,宛如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一般,挺拔的身子缓缓的落座。

“你不信?”凤眸一眯,蓝之寒很显然对他此刻的态度不是很满意,但是他却并不慌忙,缓缓的站起身子:“这件事情,我们七夕之后再议,另外,如果可以,本王不喜欢在灯会上瞧见不想瞧见的人!”他吐出的热气喷散在夜凛风那粗犷的侧脸,夜凛风皱眉,犀利的眸光中迅速闪过一丝不耐。

“很好,那我就在房间中静等你的好消息!”他回过脸庞,面无表情。

“本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蓝之寒摆出送客的架势。

“但愿!”夜凛风说完,转眸冷冷的觑了他一眼,唇边勾起挑衅的微笑。

“大王!”吴良换慌张张的进来,见了夜凛风,恭敬的行礼之后,大步走出,侯在蓝之寒的面前低语道:“大王,侍妾娘娘不见了!”

面色一寒,蓝之寒凝视吴良敛眼低眉的侧脸,那上面满是无措与慌张。

将要踏出房门的夜凛风停住脚步,浓眉扬起来,唇角勾起,带着一抹兴味。

“派人去找!”蓝之寒抬眸,冷峻诡魅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夜凛风的后背。

“是!”吴良赶紧应着,屁滚尿流的出门。

“需要我帮忙吗?”夜凛风得意的转眸,一副不计前嫌的模样。

蓝之寒回他一抹自信的笑容,看起来狂妄不羁:“不用,你还是回宫好好的待着吧!”他的话音刚落,就见蓝雪盛装打扮,急急慌慌的闯了进来。“原来你在这儿呢,夜哥哥,灯会就要开始了哦,今晚上有好戏瞧呢!”她上前非常自然的拉起夜凛风的大手,缓缓的摇晃道,撒着娇。

“雪儿,不要淘气,夜兄今晚……”蓝之寒将冰冷的眸光射向蓝雪。

“好啊!”不待他说完,夜凛风扬眉一笑,打断他的话,反手将蓝雪的小手紧紧的包住:“到底有什么好戏?”

“是哥哥的王后与侍妾……”蓝雪眸光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受宠若惊,立即雀跃的开口。“什么都没有!”蓝之寒在后冷冷的打断。

“咦?不是哥哥答应的么?”蓝雪不满的回眸,小嘴儿不甘心的奴的老高。

夜凛风冷笑,不理气急败坏的蓝之寒,牵着蓝雪的小手向外走:“今晚雪儿很美丽呢,一会跟你一起坐好不好?你大哥好像并不是很欢迎我!”

“……”无话可说了,双眸微眯,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对,真的很美,既有大辽女子的明快又有蓝月女子的娇柔……你说今晚什么好戏来着……”挑衅的声音不断的传过来。

“啪!”长长的沉默之后,就是一阵破碎声。

及时赶回来的鬼阎罗止步在御书房之外,双手交握在胸前,面无表情的脸更显僵硬。看来,现在并不是报告这个消息的机会!

七夕灯会,一年一度,今年正是逢蓝月公主回朝,更是隆重,赐予翱翔宫之后的琉璃亭举行。琉璃亭,本是后殿一傍山依水的高台,距那波光粼粼的漓江水面三米有余,因为先王喜欢在此游玩,后命人大肆修建,高台之上,如今也是上下两层八角之亭,装饰华丽,流光溢彩,后山壁陡峭,屏峰黛立;下一江湛蓝水色,平滑如镜,清澈灵秀,白石红木的浮桥蜿蜒的连接岸上,左流水处处,杨柳垂枝,高阁水榭相连接,婉约中不失大气,磅礴中窥见柔情,宛如一幅脱俗涤尘的淡墨山水画,气韵飘然,如诗如梦。一沟泛碧流春水,四面琼钩搭绮疏。

亭中宽阔,左右两边,分为上中下,蜿蜒而下,最上是大王与王后之位,中为王公大臣之位,下则是大臣家眷,至于嫔妃们,则安排在主厅旁边的水榭之中。

白石栏杆上皆挂有琉璃宫灯,一盏一盏,远远的照亮了漓江的入口,大臣们携了家眷寒暄着进入浮桥,踩着琉璃灯光,缓步踏上琉璃亭。

那些官家小姐,个个华衣锦服,珠光宝气,摇曳多姿,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是她们难得进宫的机会,自然是下足了本钱。

各式各样的花灯从四周缓缓的围聚而来,星星点点,照亮了那色彩缤纷的华服,挑灯的宫中的侍女,中间簇拥而来的,自然是嫔妃,按照等级大小,花灯数目递减,最多的自然是红绡,浩浩荡荡一百盏花灯,映照那抹鲜红的衣衫,轻描了淡眉,微涂了樱唇,天生妖媚的风情,笑靥灿灿的面容闪着异彩,绣了牡丹花纹的宫靴轻轻的踏上那白石的浮桥,下颌高高的抬起来,俯瞰天下。

那些平日里去她宫中示威的妃子今日则乖乖的做人,夹了尾巴,敛眼低眉,紧跟其后,就连那衣服纵然是最好的,却不敢招摇。

蓝之寒斜靠在金丝软榻之上,微眯了性感的凤眸,清冷的眸光缓缓的扫过宇文与祁煜,果不其然,今晚,宇文派宛如事先联络的一般,皆都没有带家属,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相反,祁煜却携了妻女,悠闲的轻捋着胡须,仿佛没有一丝的危机意识。

削薄的唇缓缓的翘起来,蓝之寒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兴味儿,整顿朝纲,如今看来已经是迫在眉睫,祁煜并不能挑起大任。

身后的侍女捧了王后的红纱,浩浩荡荡十几米,蜿蜒而来。红绡双手轻握在胸前,一双勾人的凤眸丝毫没有离开蓝之寒之一毫,袅袅婷婷的上前,涂了红蔻指甲的白皙小手软软的伸出,呈皓腕于轻纱,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众臣子惊艳的凭住了呼吸,望着那双玉手轻轻的放在大王的手心之上。

红颜祸水!宇文不耐的撇了唇,眸光中闪过一丝讽刺,但是双眸还是被女子吸引,再也不能移动分毫。

五指收敛,将那小手紧握在手心,蓝之寒勾唇性感一笑,示意红绡落座。红绡轻抿了唇媚笑,落座之时,如削葱根的手指轻轻的在他的手心按压了一下,眸光中的狐媚更是大盛。

面上的笑容缓缓的扩大,他凝望她的眼神更是冷峻诡魅。

蓝雪独自一人落座在一旁,红绡的出现无意之中压住了她的风头,她冷笑,却不动声色,只是频频的向那浮桥观望,宛若在等待着什么。

吴良匆匆忙忙前来,在大王耳边低语了什么,蓝之寒的面色突然一寒,眸光微微的不悦。那阴鸷的神情让文武大臣们产生了诸多的猜测。

“再去找!”他的唇边带着一抹冷笑,眸光有意无意的扫过蓝雪右边的席位。

距离琉璃亭三里之外的宫墙边,是蓝月王朝的母河漓江在王宫之中最初的源头,漓江在宫内的地势偏低,于是宫外百姓燃放的花灯顺流漂下,烛光摇曳而五彩缤纷,甚是美丽。正因为如此,这儿也聚集了王宫中最低等的宫女,她们是没有去琉璃亭的机会的,只能在这儿凝望花灯,期盼着,可以找到自己的亲属为她们燃放的花灯。

文菱儿与温玉缓缓的漫步在漓江畔,小手提灯却不忍心将它放下河去。

“小黑豆,你说,到底是谁给我送的礼物?”她伸出小手再次轻抚了那柔软的垂丝,将它们缓缓的捧在颊边,柔柔的软软的感觉。

温玉没有回答,只是不解的望着每一个将眸光投向她们的宫女,她们的眼神在惊异之后就是可怕,然后远远的躲开,仿佛她们是洪水猛兽一般。

“姐姐,她们……”温玉扯扯菱儿的衣襟,那鹅黄色裙衫上的凤凰更是栩栩如生,如展翅高飞一般。

“不要大惊小怪!”菱儿慵懒的开口,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眸光痴痴的不离花灯左右。哪位女子不怀春,哪位女子不希望可以与自己心爱的长相厮守,但是她爱的人在哪里?到底还需要多久,她才能离开这个王宫?白女女子所说的机会到底是什么?

幽幽的,她轻叹了一口气,再抬眸,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白衣女子袅袅婷婷的站在她的面前。

“花灯还喜欢吗?”她淡淡的开口,温柔的声音如流水潺潺,逐渐浸润到人的心中去。

“是你?这些都是你为我准备的吗?”菱儿一惊,面上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刚想要雀跃的上前,女子状似调皮的歪歪脑袋,瞧到她头上的发鑽可惜的摇摇头:“它,不应该出现在这儿!”

“它?对哦,是应该放在河中的,但是我好舍不得!”菱儿将花灯珍惜的抱在怀中,会错了女子的意思。

女子轻笑,眸光却越发的温柔:“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是谁吗?”她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深深的诱惑。

“对!”菱儿满怀期待的点头。

“那么现在就去琉璃亭,在那儿,你将会知道你想要的答案!”语毕,女子转身,雪白的身影转而消失在明亮的夜中。

远处,笙歌喧天,锣鼓齐鸣,烟花齐放,已经过了戌时,宴会应该开始了!

华歌曼舞,觥筹交错,醉人的酒香弥漫在漓江之上,波光粼粼,微波荡漾,瞧花了世人的眼。

琉璃亭入口,夜凛风姗姗来迟,圆领窄袖的长袍,腰束紫色带子,上悬飞鹰玉佩,长裤塞在长统靴中。一头不羁的长发被一根金丝带缠着,更衬托出那股清贵优雅的俊朗感,仿佛生来就是傲世独行的人物。他浅笑着,缓缓的踏上浮桥,那浑然一身的霸气引起女人们的一阵唏嘘。

蓝之寒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他并不在意,慢条斯理的点点头,到蓝雪身旁落座,然后对着蓝之寒做了个翘大拇指的动作。

蓝之寒面色一寒,眸光一眯,他明白,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暗号,意思就是一切准备妥当。夜凛风在宫中布置了人手!

眸光中迅速闪过一丝阴鸷,蓝之寒低声与身后的鬼阎罗讲了什么,鬼阎罗立即警惕的抬眸,扫视了夜凛风一眼。

多此一举!蓝之寒冷笑,那厢,嫔妃们主动的上台献艺,吹拉弹唱样样精绝,但是却没人献舞,从古到今,这七夕灯会上的舞蹈只有王后才能舞得!

老奸巨猾的宇文轻品着月光杯中的美酒,不时的抬眸斜睨着已经有几分醉意的祁煜,此时台上献艺的正是祁煜的爱女祁小蝶,一手琵琶谈的精妙绝伦,微歇,便引得众臣不停的鼓掌,祁煜更是笑意盈盈,捻着胡须,不断的点头。今日,他正想借此机会让大王帮他找一乘龙快婿。

一曲罢,祁小蝶袅袅婷婷的站起身来,低了螓首,一一的谢过大王,王后,当转向蓝月之时,那眼角的余光微睨了夜凛风一眼,粉嫩脸额上立即娇羞一片。

蓝月气呼呼的撇了她一眼,同是女子,怎能不知道祁小蝶的一番心思,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发作,只得咬咬牙忍耐了下去。

宇文见时机差不多,恭敬的站起身来,刚要出列,蓝之寒立即反手抓住了红绡的玉手,轻点起她的下颌,深情的在她唇上印上一吻,一时之间,宇文愣在当场,不知道是应该出列还是坐下。

迷蒙了双眸,昂首凝望那邪魅的眸光,红绡顺势将身子贴在他的怀中,也顾不得文武大臣具在当场。

“爱妃,如今月色正好,众卿家酒兴正浓,不如爱妃舞上一曲,为大家助兴,你瞧可好?”他轻点着她性感的下颌缓缓的开口,那温柔宠溺的眼神让在座的几位妃子狠狠的撕了锦帕。

“臣妾遵命!”如喝了甘醇的美酒一般,红绡的双眸之中难掩了迷醉,婀娜的身姿站起身来,却瞥见婉容不悦的眸光。

昨夜,蓝之寒走之后,红绡倚在宫门之上,远眺他的背影不能自拔。

“你认为大王是真的想你,想看你的舞蹈吗?”婉容冷笑,冰冷的话语仿佛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心头。

她不悦的回眸,回手敛动轻纱,袅袅婷婷的进房。

“不是?那么你认为是什么?”她扬眉,在床榻上坐下双手抚摸着那温热的丝被,那上面,仿佛还有大王的温度与味道。

“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以我猜想,一定是想要转移注意力,不要忘记,他要在明日晚宴上展出猫眼王!”

“闭嘴!”红绡冷魅的回头,一声冷叱逸出她红艳的樱唇。不会,绝对是不会,方才他对自己的情意真挚,仿佛回到了以前。

“不要忘记主人交给你的任务,既然猫眼王拿不回来,那就要想办法建立一个新的政权!”婉容冷冷的提醒她。

缓缓的垂下眼帘,长睫覆住阴鸷的眼眸,红绡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傀儡政权,从头再来过吗?这次对象是谁?为什么她不知道?

“你心软了?”婉容冷笑,上前,面无表情的脸庞贴近她的小脸,咄咄逼人。

“没有!”她否认,心却有些迟疑。

“你爱上了他?”婉容的脸更进一步,几乎贴在她的小脸上。

“没有!”她更大声的否认。

爱,她配拥有爱吗?就因为不配,所以才会想尽办法去破坏,她绝不留给自己动心的机会!

“是吗?那就好!明晚,你见我的颜色行事,如果我眨眼,你就不要献舞!”婉容收出脑袋,满意的点头。

“好……”喃喃的答应着,红绡的面色微微的有些苍白,手心中沁出了汗珠。

爱,到底是什么?她真的爱上他了吗?

伫立着,凝望着,婉容轻轻的眨眨眼,她明白了,双脚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前走。

婉容望望宇文,眼睛眨巴的更是厉害,可是红绡却仿佛像没有瞧见一般,继续上前,上前,然后缓缓的走到了大厅的中心,她停下来,立住,缓缓的转过身来,向蓝之寒点点头。

蓝之寒微笑着,缓缓的点头,示意她开始。众臣子的眸光立即全部射在她的身上,全场寂静。

宇文只能重新坐下,不甘心的给婉容一个眼色。婉容摇头,却猛然之间注意到一冰冷的视线一直狠狠的盯着她,她回眸,待瞧清了那人,立即敛眼低眉。

是鬼阎罗。

鼓乐声缓缓的响起,清新高雅,如高山流水,缓缓流淌而来。但是红药却直直的立在大厅之上,只是微笑着凝视着蓝之寒,任凭鼓乐鸣奏,身体却不动一分。

乐师们互望一眼,手中机械的弹奏着音乐,不知道此时是应该停还是继续。

蓝之寒的面上逐渐的变了颜色,一丝一丝,苍白而铁青。

婉容得意的扬了眉头,频频用眸光示意宇文。宇文冷笑,跃跃欲试。

大厅之上,气氛猛然之间变得诡异不堪,压抑非常,众臣子各怀鬼胎,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厅中虽有鼓乐声响,各人却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喜欢邪王的侍妾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邪王的侍妾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超级太监穿越之抗日小农民中华第一帝国猛卒楚山封禅大唐:开局揭皇榜,身份被长孙皇后曝光了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你好,我是山贼天下锦衣镇山河大唐逍遥驸马爷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带着系统来大唐无良皇帝极品小太监战场合同工凤凰涅磐邪龙狂兵万历1592最强雇佣兵初唐求生极品明君特种兵穿越之大宋亲王三国之大秦复辟续南明1627崛起南海
完本推荐: 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全文阅读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全文阅读医后倾天全文阅读超级潇洒人生全文阅读变身之萝莉主播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宝贝儿,你是我的全文阅读重生过去当神厨全文阅读快穿之男主都是我的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修修仙种种田全文阅读我和我先生离婚了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弱攻之王(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要莽穿娱乐圈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朝仙道主宰三国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不让江山秦先生,娇妻萌宝待签收!全球轮回从神奇宝贝世界开始封少宠入骨:老婆撒个娇!这个皇子真无敌武破九荒我创造的万事屋电影:从夺帅开始奥特曼之流浪的光我真不是大魔王超神圣骑士星际大佬她直播又宠又撩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权宠天下怪物被杀就会死纯阳武神我的宠物是鳄龟大江湖之热点大侠开挂的住院医七零炮灰是个狠人桃源仙村开局就杀了曹操异能是cosplaycsgo之我能一换一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手机版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