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邪王的侍妾 >> 第88章

“菱儿!”轻叹一声,蓝之寒紧紧的环抱住女子沉默了。

他可以感受到她的愤怒,她的怨恨,甚至那种从心底骤然爆发出的疯狂,但是他只是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他不能让她去送死,因为这一生,他再也不想放开这个女人。

“你在维护他吗?”她气急败坏的开口,有些口不择言,本来清澄幽邃的美眸迸发出骇人的眸光。

“不是,只是你的仇我来报!”他低声道,冷峻诡魅的眼神蓦然变得幽深骇人。

“不用!”她冷冷的开口,满心满意的只要面前的这个男人死,素手再次抬起。

“菱儿,不要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转眸望望躺在床榻之上的琦月,眸光更是深沉,“你的娘亲还在他的手上!”

素手僵在半空中,迸发仇恨的眸子立即黯淡无光,涨红的丽颜呈现一片死灰的颜色,她紧紧的环抱住蓝之寒,五指遽然张开,纵然是隔着锦衣,还是深深的掐进他的肉中。

“王侄,本来我们好久不见,理应是好好的叙旧一番,但是现在,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所以,往日的一切我们一笔勾销,你可以带着她离开!”蓝傲天冷冷的开口,一双冷魅的眸光直直的盯着琦月的小脸,久久的不能移开。

“一笔勾销?”蓝之寒冷笑,唇角微勾:“你似乎想的太过于一厢情愿了一些,你弑君夺位,本应在十七年前就应该一死谢天下,但是上天不公,竟然让你又偷生了十几年,蓝傲天,你的命我要定了!”话语斩钉截铁,气势俯仰天地,那样倨傲的姿势,流露着强烈的压迫感,一统天下的帝王啊,文菱儿禁不住抬眸看他,心中的那抹绝望逐渐的消失。

也许这个男人可以让她依靠!

“是吗?我还以为这么多年之后,你应该学会改变呢,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你应该明白清楚!”慵懒的眸光终于肯懒懒的从琦月的面上移开,蓝傲天这时才肯正视蓝之寒与文菱儿。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但是我知道,现在菱儿是我的王后,文家的惨案我来背,还有弑父之仇,不共戴天,所以,我们两人的恩怨不要牵扯她们母子,蓝傲天,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将月妃放掉,我们单打独斗,是死是活可凭天命!”

文菱儿惊呆的抬眸,现在她才明白蓝之寒阻止她的原因,他知道就算是他们两人联手也根本不是蓝傲天的对手,更是知道蓝傲天会拿娘亲来威胁她,他是在博,博一个可能,让她们母女安全出这逐日山庄。

“蓝之寒,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琦月是我这十七年来活下来的唯一勇气,就算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我都不会放开她!”蓝傲天懒懒的起身,邪魅的轻笑,俊绝的眼眸深处那抹痴情是谁都看的出来的。

“是吗?但是你有想过月妃的想法吗?你可知道,她的心中恨死了你!”蓝之寒警惕的眯起眼帘,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他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但是今天例外。长安王的武功不是常人可以预料的,如果不是十七年前月妃的背叛令他怒极攻心,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他分毫!

“我知道!”男人的眸光漠然变得幽暗,唇角冷冷的垂下,幽幽的开口,“所以我放过你们,就是不想让她再增添对我的怨恨!”

“不用你的好心,我们没有比过,谁赢谁输还是一个未知数,我只要求你放菱儿与月妃走!”蓝之寒冷笑,寒剑横在下颌之上,眸光灼灼。

文菱儿站在他的身后,感受着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与紧张感,立即明白了今天将会有一场恶斗。但是长安王的武功真的会如此惊人吗?

她站出与蓝之寒并肩,左右两手微抬,美眸冷冷的一眯:“蓝之寒,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你还是走吧!”她不想欠他的人情!

“女人,你知道吗?有的时候你一点都不可爱!”唇角邪魅的一抿,蓝之寒将倔强的她揽在怀中,用那慵懒至极的语调在她耳边缓缓的开口。

“……”无语了,大敌当前还有心情谈笑!文菱儿实在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我想要保护你,你就成全我一次,先走!放心,我会以生命保证,你的娘亲我一定毫发不伤的将她带回去!”他低语道,红艳的唇恋恋不舍的吻了她性感小巧的耳垂。

“我不……”文菱儿直觉的开口,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剩下的半句话已经消失在男人的口中。

唇齿相依,两舌相缠,震惊与一股股战栗的酥麻感让她惊恐的张大了眼,大大的,圆圆的,直直的瞪着男人迷醉的那张讨厌的脸。

良久之后,他放开她,宛如向小孩子借来的长睫轻颤着,眸光低抑:“菱儿,走!”说完,他将她推了出去,横剑迎上蓝傲天。

娇弱的身子陨落,轻功高强的她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落脚点,芊足轻点,再抬眸,她已经在悬崖之下,抬眸相望,暮霭沉沉,云蒸霞蔚,两抹黑色的光影纠缠在一起,绽放银色的亮光。

刀剑环佩之声传来,文菱儿禁不住揪住了心,她身形极快地想要上去,柳腰一沉影如虹,莲足轻点幻无形,突然,十几把寒剑在她上空形成一股巨大的剑气,迫使她弯了身子,面前,十几双水绿色的绣花鞋围绕在她面前。

是负责守门的那十二个丫鬟!

沉着的应战,虽然是剑仙宫最无用的弟子,但是十二个守门丫鬟还不是她的对手,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她轻松的将十二人打发了,再抬眸,却没有了两人的身影。

她急急的冲上去,那座傲立山顶的精美房间中早已经空无一人,娘亲不见了,蓝之寒不见了,甚至那该死的长安王都不见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所有不好的预感全部冲进她的脑海中,蓝之寒死了?还是娘亲有什么事情?不会,不会的!她想要站起来,却惊恐的看到手上沾满了鲜血,黏黏的,湿湿的,让她那颗敏感易碎的心差点停止跳动。

谁的?是谁的?她疯狂一般的追出去,施展了轻功在山顶之上寻找,终于,她听到了打斗声,远远地传过来。

她想尖叫,但是面前的一切惊得她没了声音,那喷薄而出的尖叫声生生的压在了喉口,让她眼前一黑,几乎有股想要眩晕的冲动。

天啊,眼前的景象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包括小蛮在内的六名鹅黄色衣衫的丫鬟已经全部的毙命,或是被拦腰截断或是尸首分家,山风带着浓重的血腥味迎面而来,文菱儿打了一个激灵,跌跌撞撞的跑过去,终于找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但是她却更加的惊恐的长大了眼睛。

是他,蓝之寒!

蓝之寒苍白着脸躺在地上,身上的黑色锦衣已经破烂不堪,大大小小的伤口布满了他的全身,他的意识模糊,但是却喃喃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菱儿……”喃喃的,声音虽轻,却一字一句的熨烫在她的心里,她上前,在男人的面前跪下来,全身猛然之间瘫软。

她怕血,其实从小就怕,但是一出生,她就要做一名杀手,她一直在忍耐,一直想要做到更好,因为想要让师姐们肯定她,让师父更喜欢她,可是今天,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厌恶过血腥的味道,她弯下身子,将腹中的食物全部的吐出来,最后都呕出了酸水。

不要,她再也不要闻到这样浓重的血腥味,更何况这个味道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要……不要……她的双手急急的从怀中摸出金创药,找到伤口就撒,看到伤口就抹,她将他的身子扶起来,运功输气,满心满眼中,她只求蓝之寒不要死。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过死亡。

男人奄奄一息的模样迫使她开始面对她一直逃避而不敢正视的问题,她紧闭唇瓣,泛着苍白的颜色,泪水凝聚在她的眼眶,嘤嘤的哭声缓缓的逸出她的喉咙,现在她再也无法否认,其实,她知道……

她若不喜欢他,就不会一直找理由待下来,假装自己无法离开;若真的不喜欢他,她也不会一次次的手下留情;若真的不喜欢他,就不会在重逢的那一刻感到欣喜;若真的不喜欢他,也不会看到他受伤,心会撕心裂肺的痛!

在他的面前,她已经释放了许多以往不曾流露出的感情,原来,她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蓝之寒了……

她上前费力的抱起男人的身子,任凭那鲜血染满她粉色的衣襟;她上前抱住男人,让自己的心跳与他一起跳动;她上前抱起男人,暗暗的下定决定,如果他还能活下来,从此之后,她不再恨他!

剑仙宫,白霜、绿萼、紫竹一字溜的跪在鬼谷子的面前。

“你们这是做什么?”柔顺的眉毛微微的一扬,鬼谷子慵懒的躺在软塌之上,淡淡的打量了三位爱徒。

“师父,既然菱儿有难,我们师姐妹三个就不能袖手旁观!我们要去找菱儿,望师父告知菱儿的下落!”绿萼最先沉不住气,跪着上前,昂起小脑袋,开口道。

“是啊,师父,菱儿的武功在江湖中虽然鲜少有敌手,但是明箭易躲暗箭难防,菱儿孤身一人恐有不测,师父还是告知我们吧!”紫竹也是恳求。

白霜则冷情的站在跪在一旁,并不开口。

“你们想要帮菱儿,很简单。”鬼谷子沉吟着开口,“回去宇文府,见机行事即可!”

三人左右的互瞧了,虽然不解师父之意,但是知道鬼谷子向来神机妙算,也就不再追问,三人起身,拉起在殿外偷听的古子墨一起,下山前往蓝月城。

宇文府有贵客到了,当宇文踏进大厅的那一刻,他瞠目望着一身蓝衣的女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蓝雪公主造访,还真是稀奇的很。

“不知道公主殿下光临,老臣未能远迎,惭愧啊惭愧!”敛了衣袖,宇文赶紧上前行礼。

“丞相大人还是平身吧,是本宫想起丞相大人来了,不请再来,还望丞相大人不要感觉冒昧!”蓝雪轻掀眼帘,秀出清澄若星的眸子。

“公主殿下说哪里话,公主客气了!”一声丞相大人将宇文喊得心花怒放,在朝中,他只是一个副职,现在朝中的大权握在祁煜的手中,他本就郁郁不得志,如今公主一声恭敬的丞相大人,让他的心中格外的受用。

“那我们就不要客气了,大人请坐!”蓝雪笑的美丽,玉手轻抬,在上位上做了,点头示意宇文也坐。

知公主无事不登三宝殿,宇文也就不客气,让管家看了茶,挥挥手,屏退了左右。

“公主的来意可直说,宇文可以效劳之处一定效犬马之劳!”他抱拳,直接切入主题。

蓝雪沉吟的抬眸,艳容展靥,笑浮星眸,当下也不客气,将来意原原本本的告知。

“公主的意思的……”谋权夺位,蓝月王朝果然是多事之秋啊!

“没错,本宫想做女大王,其实开国以来,也有过这样的先列,所以在我王兄不在朝中之时,本宫暂居大王之位也无不可!”蓝雪轻笑,笑的胸有成竹。

“道理是讲得通,关于大王失踪之时,朝中虽然多有流言,但是都没有得到证实,而且现在祁煜掌管朝纲,公主殿下这个时候提出来,怕是那些祁煜派们会不服!”宇文轻轻的捻了花白的胡须沉吟的开口。

“本宫找大人,就是为了此事。大王失踪之事,你大可放心,今晚,本宫自有办法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就凭宫中那几个太监宫女,成不了什么气候。明日早朝之上,本宫就宣布暂居大王之位,暂管朝政,到时大人只管符合便是,事成之后,右丞相之职非大人莫属!”樱唇轻抿,蓝雪笑的甜美,眸光深处却是欲望十足。

沉默了,宇文敛眼低眉,一遍遍的在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为蓝之暮寻找美人发家的他不但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更是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不然也不会在长安王找上他之后吓得屁滚尿流。右丞相的位子他不是不稀罕,但是也要自己有命去坐那个位子。

蓝雪看出宇文心中的犹豫,冷冷的一笑出声,冰冷至极的笑声让宇文的心中涌起一丝寒意。

“怎么?你不敢吗?”她激他。

“对,微臣没有什么才能,如今居左丞相之职已经是王恩浩荡,微臣……”他绞尽脑汁搜罗那推托之词。

“不敢?当日七夕盛会之上,你与那红药可是一唱一和大胆的很呢,怎么现在就不敢了呢?你以为本宫杀不了你吗?”蓝雪冷魅的眯了凤眸,唇角冷翘,带了一抹狠绝的微笑。

心跳漏跳了三拍,当日之事被蓝雪当面点破,宇文的面色由涨红变得铁青,然后是惨白。

“你不用怕,本宫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一下,你,是一个有作为的人,大好的前途还等着你,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胆怯而失去了这样大好的机会!”芊芊素手缓缓的放在宇文的肩头,唇角上升至完美美丽的弧度。

为了心爱的男人,她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纵然是母后反对,全天下的人都反对,为爱,值得!

一二三四,四颗脑袋挨个的叠在廊柱后面,大厅中的一切早已经听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难道师父让我们来看着宇文是因为这件事情?”绿萼有些不以为然,不耐的撇撇唇。

蓝月王朝的家事她可没有兴趣!

“对啊,那女人想要做大王,做就好了,只要是一个好大王!”紫竹附和着。

“你们看她那副装腔作势的样子能是一个好大王吗?”白霜冷冷的开口。

“可是哪又关我们什么事情?我们要找的、要救得是菱儿,不是那劳什子的蓝月王朝!”绿萼的心中更是不服。

张张嘴,白霜想要解释什么,却再次将话语吞进心里。

一双潭眸将白霜那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古子墨不禁若有所思的低头。

随着时间的延长,他的心中已经越来越不安,仿佛,菱儿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紫竹低声道,征求着几人的意见。

“袖手旁观!”小手在胸前一揽,绿萼说的轻松。

“帮蓝月王朝!”樱唇微启,缓缓的突出五个字,白霜面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她转眸看了古子墨,突然心意相通一般,她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也许,她应该明明白白的与他讲明一切了!

喜欢邪王的侍妾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邪王的侍妾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抗日传奇之北战神最强特种兵王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间谍的战争奋斗在盛唐原始小野人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最强特种兵之龙刺无良皇帝重生明朝当皇帝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时光之心最强终极兵王抗战韩疯子宋末之乱臣贼子民国谍影皇族邪龙狂兵最强吕布之雄霸天下北宋闲王中华第一帝国迷失在一六二九军工霸业抗日之暴力军团独断大明旅明
完本推荐: 嗜爱全文阅读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全文阅读瓷爷,狠会撩全文阅读雪中悍刀行全文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盛世军婚全文阅读快穿女主是个睡美人全文阅读拉模拉样GL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诸天最强BOSS全文阅读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重生九十年代纪事全文阅读法相仙途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秦先生,娇妻萌宝待签收!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江山谋之锦绣医缘开挂花钱玩转世界北雄基因大时代未来之渔船分身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都市之狂婿战神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我在末世当NPC时光的最后一秒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农门团宠小娇娘青莲之巅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红楼之逆贼薛蟠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福运甜妻有空间戏鬼神老祖她又杀回来啦绝世名伶系统某综漫的神圣右方大魔王娇养指南大唐验尸官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手机版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