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邪王的侍妾 >> 第107章

她转过头来冲着他淡淡一笑,暂时将心中那酸涩的感觉掩藏起来。

男子望着女子的笑容,一瞬间竟然有些愣怔,那笑容是那样的美丽,纯粹,女子的容貌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但是那笑容却是最珍贵璀璨的,仿佛秋日的天光都飞进了女子晶亮的眼眸中,那双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眼眸,那耀眼的明亮仿佛能驱散一切黑暗与悲伤。一刹那,他的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

“你认识我?”轻眨了那扇形的长睫,菱儿缓步上前,天真的以为说不定又是旧相识。

“不,只是方才听那位姑娘唤你,于是忍不住上来与姑娘说上两句!”男子轻笑,轻轻的指指远远守候的小喜,笑容如和煦的春风吹皱了涟漪的湖水,流淌在人的心中无比的舒服。

“哦!红药的伤势已经无事了吧?”她点点头,猛然记起了什么,抬眸瞧他。

“没有关系,只是微微的有些红肿而已,还要多亏姑娘那一包盐巴,不然,小生还是要多费一些功夫的!”他再次客气的笑,眸光却一直停留在她的面上不曾移开过半分,眸光灼灼的,令人捉摸不定。

菱儿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心中的一些好感顿时消失殆尽了,她转转眼眸,瞧瞧天边,蓝天白云,正是一个好天气,应该是快晌午了,本来想要去瞧温玉的,却没有想到被这件事情阻拦了下来。

菱儿向男子淡笑道:“你就不必客气了,我还有事忙,如果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男子留在她面上的眸光终于缓缓的有所移动:“有一件事需要请教凌姑娘,凌姑娘是姓凌的吗?”

菱儿眉毛一挑,哑然失笑:“不是,其实我姓文,文菱儿,那个菱也是菱角的菱,不是二点的凌!”方才小喜唤她凌姑娘,她还没有觉出什么,现在被这男子一问,才知道原来小喜一直弄错了自己的姓氏。

文……突然顿住,小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脖颈间的玉佩,心滚烫滚烫的仿佛有什么碾过,灼灼的,热热的,让她紧皱了眉头。

每次一想起这块玉佩,她的心总会不安,但是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她还是想要等待白霜回来,但是白霜却一直没有音信,无来由的,菱儿的心不禁烦躁了起来。她急匆匆的向前走,越过男子的身旁之时,她的脚步微有停顿,但是很快,她还是走了,小喜远远的立即跟上。

“文……”男子喃喃的开口,削薄的红唇微微的有些涨红,眸光中映出兴奋的身材,带着不可捉摸的光。他眯着眼,望着菱儿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瞧不见。

云华宫,高楼玉宇,宫女成群,再加上鬼阎罗寸步不离左右,从小失去双亲的温玉享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馨,身子也一天一天的健壮起来,双腿虽然还是绑着木板,不能活动,但是脸额之上却有了一丝红晕,身子也丰腴了许多,眉角之间长长带着幸福的微笑,让菱儿瞧了,心中不免有些羡慕。

鬼阎罗对温玉的深情是宫中人都知道的事实,而鬼阎罗屡建奇功,蓝之寒本有心封他为王,却被他拒绝,他要的只是蓝雪的命而已!

坐在软塌上,看着鬼阎罗笨手笨脚的喂温玉汤药,那平板毫无波澜的表情偶尔会因为温玉将药吐了出来皱皱眉头,那样的场面竟然是那样的温馨幸福。

“苦!”温玉皱眉,抬了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瞧着鬼阎罗,鬼阎罗却并不言语,只是眨眨眼睛,执拗的将汤药放在温玉的唇边,他人向来冷情,话不多,就算是有心想要哄几句,但是也因为菱儿在一旁瞧着,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玉儿,如果苦,就让鬼阎罗笑一个吧,你瞧了,心里就甜了!”菱儿微笑着打趣鬼阎罗,立即,男子的面庞微微的有些抽动,涨红了。

温玉惊讶的回眸望着菱儿,黑豆似的双眸之中立即聚满了泪水:“姐姐,你不反对温玉跟着鬼哥哥了吗?”

菱儿一怔,这样的痴情人儿,她为什么要反对?

鬼阎罗一怔,原来为了温玉的伤势,他并没有将菱儿失忆的事情告诉她,虽然温玉的心中也是嘀咕,菱儿对她有些冷淡,可是也是一直认为是因为鬼阎罗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今日菱儿竟然与鬼阎罗开起了玩笑。

“姐姐,谢谢姐姐,现在温玉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姐姐也要努力啊,大王对姐姐是一往情深的!”温玉情不自禁的抓住了鬼阎罗的大手,喃喃的开口,这句话却让菱儿微微的皱了眉头。

一往情深?对象好像不是她啊,是那个为了受尽痛苦的红药吧!

一想到这儿,她的心就堵得慌,气鼓鼓的站起来,向外走。

“姐姐生气了?”温玉不明就里,面上有些委屈。

鬼阎罗淡淡摇摇头,却硬是将五官挤在一起,为难的挤出一丝笑容,虽然难看之极,却也博得了温玉的欢心,温玉禁不住破涕为笑,暂时将菱儿的奇怪抛到了脑后,乖乖的张开小嘴,喝下那又苦又浓的药汁。

初秋的晌午已经有些清冷,淡淡的阳光照在庞天大树上,透过茂密的叶子照出斑驳的树影,凉亭下方是大片白色的蔷薇,纯洁而美丽,花芯闪烁着朝阳般浓淡绝妙的色调,薄凉的空气中弥漫这花香的味道。

紫竹与绿萼两人使唤了宫女将软塌搬出了宫廷,置放在凉亭中,热茶,点心,再有两个弹琴唱曲的,悠闲自在的很。人人说玩公公枯燥乏味,但是对她们两个来说却是悠闲自在的很,因为是大王的救命恩人,更因为是王后的师姐,受尽了人的尊敬,整日里赏花游园,还有人伺候着,其乐无穷。

气呼呼的上前,将绿萼手上的点心拍在地上,菱儿气恼的开口:“你们就知道玩,白霜走了好久不见回来,你们也不着急!”她气呼呼的在绿萼的软塌上坐下来,一屁股将绿萼挤到了紫竹的软塌上,窝着身子,丢了点心在口中,气恼的嚼着。

绿萼见她心情不好,与紫竹对望了一眼,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恼了她,于是两人对望着吐吐舌头,静观其变。

见两人都不吭声,菱儿反倒冷静了下来,她这是做什么,吃醋吗?就是因为蓝之寒抱了红药,就是因为两人之间那碍眼的互动?不,不是,她只是瞧着那红药不顺眼而已!

见菱儿面上的暴怒之色逐渐的隐去,绿萼这才夸张的大舒了一口气,顺手丢了一颗酸梅在口中,但是很快,她皱紧了小脸,因为那酸涩的味道。

“白霜在路上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菱儿,你也不要着急,下午我就出宫,去找找她!”紫竹淡淡的安慰她道。

菱儿抬眸,眸光之中有了一丝愧疚之意:“不用了,紫竹,温玉的伤还需要你呢,我看,还是让蓝之寒派人去吧!”讲到蓝之寒三个字的时候,菱儿的面上禁不住再次有些咬牙切齿,虽然微小的动作,却让紫竹与绿萼明白了她为何生气。

紫竹缓缓的摇摇头,望望天色,秋天了,眼看就要冬天了,可是菱儿的感情之路却还长着很呢!

手上绑着白色的绷带,双膝上也是,虽然用红衣遮掩了,可是红药在举手投足之间,还是不忘将白色的绷带露出来,那点点莹白之色在大片的红衣之中,显得更是醒目。

“寒,红绡的事情,你肯答应我吗?”红药再次恳切的开口,她仿佛抓住了蓝之寒的微妙心情,温柔的眸光一直紧紧的盯着男子的那深邃的侧脸,一步不曾移开。

男子站在窗前,正若有所思的望着无边的天际,明黄色的锦袍染上了阳光的颜色,更是明亮耀眼,可是他面上的表情更是隐晦不明。

这次回来本是解决鬼阎罗的事情,但是踏进王宫,他却突然想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就算他有心避开红药,与失忆的菱儿隐居山林,可是这蓝月王朝的王位交给谁来继承?先王膝下原是王子众多,但是在十几年前皇位的争夺中早已经是失踪的失踪,死亡的死亡,也仅仅是遗留下太后的一脉三人而已,如今蓝之暮已经死了,蓝雪的命运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他走了……但是如果不走,他又要如何的面对对他一往情深的红药?

“寒?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如果你很为难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红药垂下眼帘,眸光中有些落寞。

蓝之寒终于回神,正好转眸将红药的落寞瞧在心中,他哦了一声,有些恍然大悟:“你要我放了红绡?”他的面上有着一抹捉摸不定。

红药立即急切的点点头。

“你不怪她?”

“怪,但是她毕竟是红药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寒,你就放她一条生路吧!”红药在软塌上跪起来,却不小心触动了膝盖上的伤口,面上精致的五官吃痛的皱在了一起,那神情让人瞧了分外的心痛。

蓝之寒想要上前,却在半路中停了下来,欲将她扶起的大手僵在半空中,迅速的,他将大手收回,昂扬起身子:“红药,看在你的面子上,本王可以饶过红绡!”

罢了罢了,就当是对红药的补偿吧!蓝之寒这样想的时候,心中微微的好过了一些,但是却再次因为红药的识大体,重情义而感动。

西子湖边,古老的青灰瓦瓴在阳光下愈显出沧桑,无言地诉说着过往。一身红衣的女子却巧笑着,面上明媚的阳光驱散了男孩心中所有的阴霾。

这个场景支撑着蓝之寒走过了多少个春秋,每当在那些孤寂的日子,他都会响起女子那明媚的笑,如今让他牵挂的女子再次立在他的面前,他却把握不住自己的心。

不想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走到了这一步。

“寒,谢谢你!”她垂下眼帘,浓密的眼睫缓缓的落下,掩住了眸光中那抹复杂的神色,但是她还是那样跪在那儿,心中期盼着那双大手再次伸出来。

“起来吧!”蓝之寒只是淡淡的开口,面上的神色暧昧不明,却没有上前搀扶她。

一旁吴良机警的上前,将红药搀扶起来,红药只能谢恩离去。

当一抹红衫消失在宫门之后,蓝之寒这才缓缓的回转了身子,那双略带忧郁的黑眸,仿佛两汪寒潭,清幽、冰冷,淡定而深不见底。

手中有了蓝之寒的手谕,红药命狱官打开了天牢,这几日,蓝雪的伤口发炎,总是发烧说胡话,狱官已经禀告了大王知道。

红绡则气定神闲的坐在阴暗潮湿的天牢中,相比较蓝雪母子的焦虑,红绡显得异常的冷静。

当红药出现在狱官身后的时候,红绡的面上竟然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微笑,魅眸缓缓的扫视了红药,红唇微翘:“你终于来了!”她的话语意味深长。

红药皱眉,微微的有些不悦,也许是心思被她看穿,眸光中有些恼怒。

“走吧!”

红绡点头,站起身来,缓缓的拍掉身上的草屑,若有似无的轻佻了满脸渴望的蓝雪母子一眼,那眸中的微笑更加的明显了,在小脸上渲染开来,宛如那阳春四月的桃花,好不得意。

同是红纱,两个妙龄的人儿站在一起,让那狱官简直是瞧花了眼,但是又不敢直视,只能紧紧的低着头,望着两人一般无二的靴子在他面前缓缓的步过。

天牢的房门再次阖上,太后眸光中的希望再次沉寂下来,她伸手放在蓝雪的额头,眸光中闪过一丝焦虑,心中盼望着那新进的御医快快的到来。

苍白的小手紧紧的握住太后的手臂,蓝雪绝望的凝望那天牢中唯一的天光,窗外,夕阳啜血般,浓浓淡淡的红色打湿了半边天空。

“母亲,现在你相信了吗?哥哥连那贱女人的姐妹都可以放过,可是我们……”她沉沉的咳嗽,一抹腥甜涌上喉头,她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接,再移开,手心中是一抹触目惊心的猩红,那鲜艳的颜色,与天牢外的夕阳,一样一样。

太后沉沉的阖上眼帘,不语,心却一丝一丝的疼。

她以为蓝之寒还是恼怒蓝雪的篡位弑君,却不知道蓝之寒真正在意的是蓝雪伤了温玉!

“大王,狱官来禀报,说是公主殿下这几日总是高烧不退,不断的说胡话,怕是有些不好,想要请无痕御医去瞧上一瞧!”这日,吴良见蓝之寒心情不错,踌躇了许久,小心翼翼的开口。

手中批阅奏折的动作突然之间僵住,眸光的温度有些冰寒刺骨,扇形长睫缓缓的垂落下来,是时候了,是时候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让御医去瞧瞧吧!”终于他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声音却清淡的很,宛如滴落在荷叶上的晨露,虽轻,却掷地有声。

“是,大王!”吴良赶紧领命前去。

蓝之寒的眸光再次放在奏折上,却再也没有了心情,他忆起清晨菱儿那恼怒的眸光,心中不恼,反而一喜,他知道她在吃醋,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菱儿的心中逐渐有了他呢?

蓝之寒站起昂扬俊秀的身子,刚要高声吩咐吴良摆驾菱香居,却猛然记起吴良有事要办,于是也就不惊动侍卫,一个人,趁着傍晚的时刻,鬼鬼祟祟的出了房间。

近了菱香居,男子的面色不禁微微的有些缓和,他知道这几日是冷落了菱儿,但是这也是他必须做的。

菱儿,再等几日!他喃喃的开口,抬眸望向万紫千红包围的菱香居,但是只一眼,蓝之寒的面色瞬时变得铁青。

菱香居的周围竟然开满了那紫色的薰衣草花,一朵一朵的,宛如天边朵朵的云,绵延而去,妖娆妩媚。天地间恋花的白蝶,纷飞依旧。夕阳西下,天际被晚霞染红,血染的颜色向天边延伸,直至达到边缘变成灰白色的一线,那开的鲜艳的薰衣草花被染成了层次分明的颜色,缤纷的色调在晚霞的映照下格外的和谐。

景致虽美,但是瞧在蓝之寒的心中却有些心惊,他已经派人四处寻找琦月的下落,但是长安王岂是一般人物,他的寻找注定了毫无成效。

黑靴踏在那甬道的青石板上,淡紫色的落花渲染了那湛清的颜色,软软的柔柔的,但是却让人更加的不安。

踏上门槛,就见小喜靠在墙上打瞌睡,男子那轻微的脚步声还是将她惊醒,她缓缓的揉揉眼睛,眸光停留在面前的黑色靴子上,然后胆战心惊的缓缓上移,当那抹明黄色映进眼帘的时候,小喜都要被吓得魂飞魄散了。

是王,大王!

“参见……大大大……”她结巴着,噗通跪在了地上。

蓝之寒微微的皱眉,对于小喜的失态也没有多加的考量,只是向里走,却被小喜跪在地上拦住:“大大王……凌姑娘不在宫内……”

不在?蓝之寒的面色较之以前更加的铁青了!

喜欢邪王的侍妾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邪王的侍妾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宋末之乱臣贼子美利坚噩梦宁朝管家三国之天下我做主贞观俗人间谍的战争抗日之暴力军团无良皇帝大唐远征军抗日之中国战神天波府的新姑爷汉乡智谋三国特种兵穿越之大宋亲王我是李世民的后台你好,我是山贼凤凰涅磐三国之大秦复辟战场合同工锦衣镇山河三国之熙皇大明略大唐:开局揭皇榜,身份被长孙皇后曝光了带着系统来大唐原始小野人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完本推荐: 重生九零娇宠全文阅读狂妃狠彪悍全文阅读重生甜妻小萌宝全文阅读错惹冷傲特工妻全文阅读将修仙进行到底全文阅读快穿之美人攻略全文阅读吾妻甚萌全文阅读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瓷爷,狠会撩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白眼狼全文阅读穿越嫁给鬼王爷:无敌王妃全文阅读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天价萌宝:厉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猫的忧郁深海直播间大佬从养猪开始完美世界之武魂界主的悠闲种田生活一切从偷天开始恶毒姐姐重生了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人魔之路夜阑京华大唐逍遥驸马爷逍遥兵王都市之狂婿战神何以安山河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硬核厨爸东晋北府一丘八极品全能学生我家老婆来自天上一世高手1979闲鱼人生超凡大航海时光的最后一秒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霸宠黑莲娇妻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剑卒过河我的宠物是鳄龟我在末世当NPC时空斗甲行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手机版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