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邪王的侍妾 >> 第110章

锋利的发鑽在晕黄的烛光中闪过一抹凌寒的光芒,带着一抹不易觉察的凌厉直直的插向男子耳后的翳风穴,男子的瞳孔骤然一缩,在女子身上摸索的大手停住,内心仿佛有什么被撕扯出来了一般,他挥掌拍向女子,仿佛是下意识的一般,但是当女子那红艳的唇吐出喷薄的鲜血之时,男子紧缩的瞳孔猛然之间放大,一抹钻心的痛遏制住他的呼吸,让他的身子从床榻上摔到地上。

血,透明而嫣红,宛如喷涌的泉水一般,激烈的喷射出来,那凌厉的气势射的远远的,在空中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让烛光映的如此的美丽,凄艳。

琦月望着长安王那双美丽邪魅的过分的双眸之中逐渐涌起无奈、悲哀的笑意,没有愤怒,没有惊讶,仿佛早就预料到一般,恋恋不舍的望了女子一眼,慢慢的向后躺倒。

“月儿……”笑容在无暇的唇角凝固,庞大的身子直直的躺倒在地板之上,双眸,却不舍得闭上,他要看着月儿,月儿……

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晚上,通红彻天的花光中,当他望见女子那双又惊又怕的美丽凤眸之时,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样清晰,那样无措,那样愧疚,那抹眼神,敛去表面的惊惧,就是深深的恨,宛如凝血的杜鹃,触目惊心。

第一次,他后悔杀人,第一次,他觉得世间有一名女子比那猫眼石背后的宝藏,蓝月王朝的王位还要让他刻骨铭心。

可是,寒剑上的血还在流淌,点点滴滴,宛如猩红玛瑙凝结在草原上的声音,一声一声,响在他的心中、眼中。

月色清凉如水,风如娑,月如钩,像往昔故事的影子深深的烙在他的心头。

当他与女子的眼神对望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血还是要血来还的!

“对……不起……”削薄美丽的唇变得毫无血色,只是轻轻的蠕动,简单的一个动作却用尽了一代枭雄的全部力量。

对不起,多年前对不起,现在还是对不起……

琦月怔住,忍下胸中翻涌而上的气血,残忍嗜血的笑容凝固在血迹斑斑的唇角,凝望男子溅落在地上的那双白皙性感的手,所有的恨仿佛在一瞬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喷涌了出来,那样凌厉,那样慌乱。

对不起……她昂首,青丝散落在洁白的衣衫之上,形成一副诡异美丽的水墨山水画,瞳孔在逐渐的扩大,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看到了窗外那些在灯笼照耀下扑火的飞蛾,洁白的翅膀被那橘红色的烛光映亮,浅薄却有力,它向着火光飞去,明明知道是死却永不回头。

如果……如果她早日遇见他……

如果……他不是长安王……

如果……他的手上没有沾满她亲人的鲜血……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如果,有的只是男子逐渐冰冷的尸首与她死寂的心。

来生,她,宁可是一名平凡的女子!

砰,巨大的声音让安歇在地上的古子墨首先蹦了起来,他转眸,白霜早已经清醒,确切的说是她从来都没有合过眼,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行泪凝在眼角,却没有滴落。

“走吧!”她低声道,光脚下床,那地板的冰凉给了她一些真实的触感。清冷的月影将她的身影拉的老长,那种不真实感瞬间包围了古子墨。

“去哪?”古子墨缓慢出声,夜风中流淌着一股血腥之气,那样的浓重,那样的让人不安。

“隔壁,你不是想知道那女子与菱儿的关系吗?现在正是最合适的时刻!”光脚踏出房间,苍白的小脚在地板上留下一串串清晰的脚印。

白霜也有紧张无措的时候吗?古子墨凝望那抹宛如轻烟的背影,快步的追了上去。

菱儿踏入剑仙宫的时候,望到的是鬼谷子紧锁的眉头,与白霜满带愧疚的脸。檀香袅袅婷婷升起,幽香袭人,却无端的让人生出一抹不安。

“怎么了师姐?”菱儿快走了几步,望着白霜苍白的面色,将小手塞到她的手中,想要寻求片刻的温暖。

鬼谷子与白霜紧皱的眉头让她害怕,寒澈心骨的害怕!

“文蔷,你出来吧!”鬼谷子若有若无的轻叹了一口气,转眸淡淡的开口,菱儿闻声抬眸,就见一白衣女子缓缓的从幔帐之后露出一张绝尘的小脸,一双孤零零的大眼睛带着令人心痛的忧伤与红肿。

她面前的轮椅上,坐着一个与文蔷几分相似的女子,女子紧紧的闭着眼,唇角噙着血丝,映照着那苍白如纸的面色,如雪飘,如风吹,那样的不真实。

“你……”菱儿一怔,瞳孔骤然一缩,脑袋迅速的闪过一抹刺痛,那样激烈,那样强烈,让她禁不住缓缓的闭上眼。

“菱儿,娘要死了……要死了……菱儿……”白衣女子的话语响在耳边,那样清晰,却又那样的遥远,意识逐渐的模糊。

身体撕裂的痛,男子残忍的笑,望着那处子之血缓缓的剥离了身体,她的心中涌起万千的恨,那样的烈,那样的浓,那样的刻骨铭心。男子的容貌她清晰的刻在心中,一笔一划,一褶一皱,一眉一眼,她对自己说,就算是男子化成灰她都会记住。

月虹桥上,女子惊为天人的笑,那清冷的声音宛如秦时明月,缓缓的告诉她,不要压抑,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心走……

那琉璃惑人的猫眼王放在手心,斑斑血迹的身世之谜让她几欲崩溃。王后,她不想要,猫眼王,不想要,要的只是回到了最初那无忧的青葱岁月,粉衫的女子,握着长剑逍遥江湖,铮铮日月,铁骑声声。

男子落崖,黑色的衣衫翻飞,她猛然之间感到了绝望,原来有些东西已经悄悄的发生了改变,她爱上了那个口口声声要恨的男子,疾步追驰而去,只是想要救他,救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渐渐的有了意识,疲倦宛如百丈风浪汹涌而来,让她张不开眼,苍白的手指紧紧的揪着身下的褥被,粘湿的汗水将她的头发打湿,凝结在额边,宛如蜘蛛吐出的长丝缠绕不止,让她一阵阵的窒息,昏昏沉沉中,喃喃语声缓缓响彻在她的耳边,终于,她拼命的让自己清醒,眉心纠结在一处,她拼尽了力量终于张开了眼帘。

“菱儿,菱儿,你醒来啊!”面前的身影是那样的模糊,眼皮是那样的沉重,她定定的望着那个人影,有模糊逐渐变得清晰,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双黝黑的瞳眸,带着焦急与关心。

那是与母亲极度相似的女子,文蔷,在紫竹高明的医术下,早已经摆脱了那张骇人的脸,变得纯洁而干净,唇角带着因为菱儿醒来而安慰的微笑。

“姐姐……”她轻轻的蠕动干涸的嘴唇,嘤咛出声,文蔷怔住,身后的白霜与绿萼也是眸光复杂的对望一眼,目光交汇之处,隐隐的有些不安。

菱儿竟然识得文蔷,那就意味着……白霜上前,急急的握住她的手,语气焦急而灼然:“菱儿,你识得我是谁吗?”

眼帘轻动,唇角带着恬淡的笑,菱儿缓缓的点点头。

“哎呀,你真是白痴,菱儿当然记得你,不管失忆前还是失忆后!”绿萼瘪瘪嘴,一句话提醒了白霜。

“对啊,失忆之后菱儿见过我的啊!”白霜懊恼的拍拍脑袋,面上难得呈现一抹懊恼。

“就是啊,还是我来问吧!”绿萼上前,鬼灵精怪的小脸凑上来,微蜷的眼睫带着露珠似的晶莹:“菱儿,你的头怎么样了?你是不是……”

“绿萼,带我去见母亲!”菱儿轻叹一口气,轻轻的打断绿萼,绿萼一怔,瞳孔骤然般扩大,惨了,真的恢复记忆了!

绿萼为难的眸光再次与白霜交汇,白霜摇摇头,示意事情再也瞒不过了!

“你能走吗?”绿萼低声道,这种时候,她突然希望菱儿继续失忆,那么有些痛苦的东西可以远远的,不会让她痛苦。

“可以!”淡淡的应了一声,菱儿的表情难得的平静,她昂起小脸,一抹璀璨与澄然映入眼帘。

她很坚强!

绿萼不再开口,而是与文蔷一起,缓缓的将菱儿的身子扶起来,在站起身子的那一刻,菱儿猛然感觉到了腹中的胎动,轻轻的,却是那样的清晰,感觉是那样的强烈,腹中,那个孩子已经开始懂得母亲心里的波动。

小手缓缓的抚住腹部,菱儿面上的笑更加的平静,宝贝,你感应到母亲的心了吗?你实在告诉妈妈,不管发生了什么,有你一直在陪着我吗?

再次望见那昏迷的女子,菱儿的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她缓缓的在簪花茶几前坐下来,伸出小手轻轻的握住女子苍白的手。女子轻阖着眼帘,为垂着螓首,青丝如黛,缓缓的流淌下来,总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女子还是美丽,没得惊心。

“娘……”她缓缓的吐出那个在心中酝酿了许久的称呼,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文蔷已经泣不成声了。

“娘是打算与长安王同归于尽的,她用发簪刺死了长安王,可是身上也受了那歹人的一掌,虽然不能当场毙命,可是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全部的断了,是白霜用金针封住了娘最后的一口气,让她可以等着你回来,见我们一面!”文蔷缓缓的在女子的面前跪下来,小手伸出来,缓缓的女子垂下的发丝撩到了耳后。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菱儿感激的望了白霜一眼:“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白霜摇摇头,沉默不语。鬼谷子已经瞧过了,长安王那样深厚的功力,又是最后一击,人之将死,必定会用尽全力,如若不是先受了重创,琦月早已经横尸在那个小小的客栈中。

“那么,如果不抽出金针,娘就会一直这样昏迷是吗?”纵然是一个活死人,但是起码是有一个念想。

“不,金针只是暂时封闭住她的最后一口气,时间长了,真气泄尽,终归是要……”绿萼沉声道,这种封闭住穴道的手法与那以毒攻毒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饮鸩止渴而已!

再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菱儿颓然的垂下眼睫,那睫毛宛如飘散在秋风中的落叶一般,无助的颤抖,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家园。

“师姐,开始吧!”良久之后,她缓缓的开口,一行清泪缓缓的流淌下来。

白霜一愣,眸光蓦然暗淡,将头顶上百会穴内的金针取出,不断的推功过血,一炷香之后,琦月悠悠的醒转,暗幽的双眸在瞧清面前的文菱儿之后,眸光中有些什么闪过,宛如两颗美丽的流星刹那间划过星空,撞击出绚烂的火光。

“娘……”菱儿包裹住女子柔弱冰凉的小手,轻唤出声。

“娘,这个是姐姐,是文蔷,你还记得她吗?”她回身将文蔷的小手抚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一样的血,一样的情,分离了十七载的母女终于可以见面。

“文蔷……”眼珠转动,那绚烂的火光越燃越亮,似是回光返照。

“娘,我是蔷儿啊,我躲了过去,娘!”文蔷将螓首缓缓的伏在女子的身上,嘤嘤的抽泣出声。

两只颤巍巍的手缓缓的摩梭着两人的发丝,那样眷恋,那样温暖,仿佛许多年前,躺在母亲的怀中撒娇,讨要那晶莹的糖人。

“你们保重,娘再也不能陪你们走下去了,菱儿,坚强一些,不要恨,永远不要恨,娘这一生已经值了!”她再次转眸望向文蔷:“蔷儿,你很美,真的很美……”

呢喃的声音逐渐的消失,女子抚着两个女儿发丝的手缓缓的坠落下来,在空中划出一抹优美的弧度,带着伤感的味道。文蔷痛苦出声,菱儿则只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有些什么解脱了一般。眼,缓缓的闭上,心,虽然会痛,但是仿佛寻找到了一个释放点。

“菱儿,你……”菱儿不正常的反应让白霜有些惊讶,她上前,想要扶起菱儿,却被菱儿拒绝:“师姐,我没有事情,真的没事!”她回身,渐渐的远去,从此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七天七夜,不说话,只是睡觉,吃饭。

天渐渐的凉了,眼看就要快进入十一月了,蓝之寒与高麓一行人早就到了庐山,但是因为菱儿的闭门谢客,蓝之寒只得耐心的在庐山等。

当他望见长安王的尸首的时候,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家仇国恨,全都因为这个人的死带走了。

其实有时候死是一种非常好的解脱,这也是蓝之寒知道菱儿没有掉一颗眼泪的原因。

琦月活着,本身就是痛苦的,不只是因为灭族之仇,最重要的是她对这个男人的爱,那样刻骨铭心,与恨一样的存在着,现在这个结果无异是对两个人最好的解脱!

在庐山等待的这几天,王宫中却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有祁煜坐镇,不至于翻天覆地,但是祁煜本来不是什么良将之才,但是朝中无人,蓝之寒只有寄希望与他。

事情的开端是因为那个五品御医无痕。

这日,无痕照旧进了天牢给蓝雪上药疗伤,因为他的精心照顾,蓝雪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声音虽然还是有些沙哑,却能够简单的发出一些音节,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却勉强能够听懂。

“公主殿下,您的药!”为了称呼的方便,无痕还是用公主殿下来称呼蓝雪,但是也因为这样,蓝雪每当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内心就会一阵翻腾,现在她是什么公主啊,日日处在在天牢之中,下一秒,说不定就会成为砧板上的猪肉任人宰割。

她缓缓的摇头笑笑,无数次的纠正无痕的称呼:“我……说过很多次,我不再是什么公主了!”

无痕紧紧的盯着她的嘴型,再加上含糊不清的发音,许久之后,他终于明白,他笑笑,将汤药放在药箱上,支起一个简单的方桌供蓝雪使用。

“在无痕的心中,蓝雪就是公主!”他执拗的开口,阳光照在他的面上,光影缓缓的流淌过他英俊的下颌,让他瞧起来更是英姿勃发。

说实话,无痕真的不像一个御医,确切的说,他像一个大将军,气宇轩昂,阳光散在他刀刻一般的俊美侧脸上,更是让人有足了这种感觉。

每当这个时候,蓝雪都会缓缓的闭上眼睛做梦,希望无痕可以变作一个骑士,金戈铁马,带着她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牢笼,她不想在这儿坐着等死!

太后自然明白蓝雪的心思,她几次的催促着她要她动用那队骑兵,但是不到最后的关头,她不想冒险。孝庄那老东西,心中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她比谁都清楚!

太后缓缓的将汤药接过来,给蓝雪喂下,抬眸就见玄烨宫的老嬷嬷准时出现在天牢门外,最近,她总是按时为太后送来饭食,当然还有情报。

无痕退了出去,在天牢之门缓缓的关上之际,他突然转眸望着蓝雪,温柔的笑,那眸光中的晶莹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带着春的芬芳,令蓝雪燃起了无限的希望。

她相信这个男子可以救她出去!

喜欢邪王的侍妾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邪王的侍妾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楚山封禅回到三国打天下续南明大唐孽子北宋大丈夫初唐求生锦衣镇山河如画江山大唐远征军三国大土匪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智谋三国狼牙兵王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重生明朝当皇帝隋唐君子演义苏厨无良皇帝原始小野人我是李世民的后台大明军侯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大明开荒团北唐贞观闲王明王首辅
完本推荐: 重生之彪悍小军嫂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重生不易之医女逆袭全文阅读PUBG世纪网恋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王爷太妖孽: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智将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最强战兵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嗜血特种兵:纨绔战神妃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反派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拐个将军来发家全文阅读重生落魄农村媳全文阅读白眼狼全文阅读婚如冬阳全文阅读前妻,求你别改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弃婿当道我要莽穿娱乐圈玄幻:我有千万神话人物卡!我在古代搞科技美漫丧钟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剑宗旁门万兽朝凰火影之水灵盖世旧曾谙神秘复苏之我是大佬穿成八零异能女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数风流人物荣宁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武神主宰我当皇帝那些年一世龙皇万古大帝不让江山从跟女神合租开始csgo之我能一换一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怪物被杀就会死我真不是仙二代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手机版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