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小说 >> 邪王的侍妾 >> 第116章

凌厉的寒风肆虐着大地,皑皑白雪已经化作地上的一片泥泞,远远的望去,有些凄凉,暖洋洋的营帐中,男人斜着身子依偎在白老虎皮上,一双眼睛像冬天的湖水一样干枯没有生机,眼底深处却似乎隐藏着寒冷入骨的寂寞与怨恨。偶尔那微挑的双眉轻轻跳动,唇角痛苦的撕扯出一抹痛苦的弧度。

“大王,太后今天早上拉了几个侍女出去砍了,现在还在那摔东西呢!”小乖踌躇着上前,低声道。

小乖的话刚说完,就见帐篷猛然被人扯开,孝庄一句贱人就冲了进来。

懒懒的抬抬眉,那表面平静的眸光终于有了一丝异动,仿佛坚固的冰面裂开了一条细纹,那喷涌而出的失落与痛苦迷蒙了他的双眼。

“贱人!”凌厉的话语从孝庄的唇中吐出来,她不能向自己最爱的儿子出气,只能折磨那些可怜的宫女。

“母后……”男子的声音有些沙哑,他顿住,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口:“母后,你有什么,只管冲着孩儿来便是,没有必要牵扯无辜!”

“无辜?风儿,现在你搞搞清楚到底谁是无辜,大好的时机,因为你的疏忽,因为一个贱人,全部都失去,现在粮草没了,猫眼王没了,你还受了重伤,十万将士驻扎在边界,谣言四起,说是天不佑我大辽,你可知道,你的心软造成了多么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孝庄言语禁不住激烈起来。

缓缓的垂下眼帘,夜凌风冷冷的转过脸去,难道母后的心中只有蓝月王朝的江山吗?她这个儿子,又何曾关心过?

小乖见夜凌风神色疲惫,于是斗胆上前跪在了地上:“太后,大王伤势颇重,还需要静养,太后娘娘您……”小乖的话还没有说完,“啪!”一个清晰的耳光声响起来,孝庄的手重重的掴在小乖的脸上,立时呈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什么时候,这里轮到你说话?”

那声音严肃凌厉,让人的心里一阵发颤。

“太后娘娘息怒,奴才……”小乖立即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夜凌风则是缓缓的转了身子,一眨不眨的看她,眸光有些冰冷。

接触到夜凌风那冰冷的眸光,孝庄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能甩袖作罢,转身出了营帐。

那寒风从撩开的营帐中吹了进来,吹到人的心中,无比的寒冷。

菱儿的气色终于好了一些,可是心中终究还是压着一块大石,那样沉甸甸的,让她做什么也提不起兴致。

“菱儿,如果你不放心他的伤势,你可以去看看,我帮你!”白霜将燕窝粥端到她的面前,低声道。

“放心啦师姐,菱儿一向手偏,既然那夜凌风当场没死,以后肯定死不了!”绿萼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含糊不清的开口。

紫竹狠狠的挖了她一眼,上前道:“是啊,菱儿,有我们姐妹帮你撑腰,怕什么?就是那十万大军的帐篷我们也闯的,只要你安心就好!说起来,你也是为了我们安全的扯离才出此下策……”

“师姐,没事的,我只是这几日害喜,胃口有些不好,过几日就好了!”菱儿摆摆手,强作欢颜。其实心中还是担心夜凌风。

“你就嘴硬吧,自己心里难受自己承受!”绿萼不耐的开口,丢了一块云片糕在口中。

菱儿沉默,许久之后这份难捱的沉默终于被小喜打破,小喜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大声的叫着:“娘娘,好消息,听说辽国已经撤兵了,这下子,没有战争了!”

菱儿一怔,抬眸,眸光更是黝黑了。撤兵……不知道夜凌风此时……

战争似乎已经过去,但是蓝之寒却加强了军队的建设,招兵买马,勤加操练,生怕那辽国再次回来反扑。

菱儿成了王朝的大功臣,溜须拍马的人日益增多,那菱香居的门槛都要被踩破,那桐妃,金妃,一股脑的全部蹦了出来,不过也幸亏她们自动现身,不然菱儿还从来不知道这王宫中住着这么多的佳丽呢,婀娜多姿,还真是多姿多彩呢!

桐妃与金妃一行人刚走,菱儿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小喜就来禀报,说是红药求见,一听红药这个名字,菱儿的心情不自禁的一紧。别的女人都可以忽略,但是红药……她永远忘不了蓝之寒对于红药的那一片情意,如今在搞清楚了那欲毁他江山的是红绡之后,蓝之寒那沉寂在心中的情意应该适时的爆发了吧!

“让她进来吧!”菱儿揉揉额角,竟然有些疲惫,整日里面对蓝之寒的一帮女人,竟然比习武还要累上几分呢。

一阵幽香传来,红药缓缓的步进了菱香居,洁白的狐裘将她小脸裹得更是眉角生色,唇润留香,纵然是臃肿的狐裘照旧掩饰不住她纤巧的身段,进来,将那狐裘缓缓的脱下来,单薄的身躯上只裹着一件梨花纹并淡黄色底的上衣,底下是浓淡不一的璃络纹纱罗裙,青丝飘逸,竟然说不出的娇媚。

菱儿不耐的挑挑眉,比起女子的芊巧美丽,腹部隆起的她活像一个圆滚滚的肥球一般,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呢!

红药这次竟然乖巧的行了礼,然后敛眼低眉在一旁,难得的温顺。

“红姑娘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菱儿皱皱眉,不自觉的将锦被向上拉拉,盖住圆滚滚的身子。

红药抬眸,巧笑嫣然:“姐姐说哪里话,红姑娘多么的见外哦,不如就唤红药为妹妹好了!”

菱儿一听,禁不住翻了白眼,拜托,谁稀罕有她这个妹妹,笑里藏刀,背后还不定怎么捅她刀子呢!

红药将菱儿毫不做作的表情望进眼中,幽怨的瞧她:“怎么,姐姐嫌弃妹妹吗?”

“不是,只是我出身剑仙宫,你也明白,剑仙宫杀手向来无情,而且仇家很多,我看红姑娘还是不要攀亲带故的好,免得给自己招惹来祸端!”菱儿淡淡的开口,并不领情。

红药的面色微变,自然是有些尴尬,于是只能站起来告别。

待那抹婀娜的身影消失在眼帘之外,菱儿的心方才有些舒服,想想这连日来众妃的造访,心中自然有些不爽,见那抹明黄色的身影进来,于是将怨气撒在了男子的身上。

“咻~”枕头丢出去,刚好被蓝之寒接住,他惊愣的抬眸,望见菱儿气呼呼的小脸,被砸的有些莫名其妙。

“都是你做的好事情,今天一天,你那些妃子们一个个的在我的面前出现,挨个的奉承,吵得我都烦死了!”她不满的抱怨。

没有想到蓝之寒听到之后没有生气,反而眼眸深处涌上一抹微笑,她这般,是因为吃醋吗?那就说明,菱儿的心离那个可能性越来越近了吧!

“你在生气?那好,我今日便将那些无用的妃子打发出宫,反正留你一人就足够了!”他轻笑一声,上前打趣道,顺便丢了一颗葡萄在口中,促狭的瞧她。

那眸光是那样的执着,甚至有些暧昧,让菱儿的心突然一动。

自从恢复记忆以来,她们要面对的就是辽国的进攻,整日里活在心颤胆惊之中,仿佛好久,她没有这般的与蓝之寒讲过话了,就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用这般轻松的语气。

将她局促不安的表情尽收眼底,一抹笑意浮现而来,逐渐的溢满整张俊脸,他轻笑一声,轻轻的低下头,用鼻尖亲昵的摩擦着她光滑细致的脸颊,那抹淡淡的幽香传来,不禁让他微微的有些失神,他眸光闪过一抹狡黠,冷不防的咬了一下她那隐藏在黑发下的小巧玲珑的耳朵,满意的看着她的脸上泛起恼怒的红晕。

“你……”菱儿向软塌里蹭蹭,恼怒的瞧他,脸额羞红一片。

“菱儿……你这样很美……很美!”他伸出手指,缓缓的摩梭着她的脸额,喃喃的开口,“如果可以,我宁可这一刻是永恒……永远的停留,我们,只有爱……没有恨……菱儿……不要再恨我!”

“恨?”菱儿一怔,蓝之寒仿佛漏掉了什么,那日她追随他落下山崖,难道还不能表明自己的决心吗?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东东?

菱儿皱眉,为自己舍身救人的义举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而有些恼怒。

“我……”她刚开口,就见一宫女急急的前来,跪在蓝之寒的面前:“大王,快去看看红姑娘吧,红姑娘她好像……”

蓝之寒一怔,站起身来,冷叱一声:“说仔细!”

“是!红姑娘好像中了毒一样,浑身开始溃烂,疼的在地上打滚,她好像快不行了!”宫女边哭边说道。

菱儿惊讶的站起身子,方才还好好的,一会的功夫怎么会中毒呢?

蓝之寒飞快的出了房间,也许是霎那间的冲动,但是那急掠过的背影让菱儿的心中一凉。

对于红药,他还是割舍不下啊!

落霞宫,娇嫩的肌肤已经被抓的鲜血沥沥,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红药蜷缩着身子滚在地上,一阵阵的哀嚎从她的口中逸出,那样恐怖,那样的诡异,仿佛皮肤里有什么虫子在蠕动一般,急急的想要冲破她的肌肤。

“红药,红药!”蓝之寒大步上前,一脚将宫门踹开,上前将红药抱在怀中。

小脸上不满了细密的汗珠,红药听见他的声音,唇角突然涌出一抹微笑,她举起手中的匕首,紧紧塞到蓝之寒的手中:“杀……杀了我,快点杀了我……我中了干爹的毒,我……撑不下去了!”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喉中逸出来,那样痛苦,那样苍凉。

“中毒?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说?”蓝之寒紧紧拥着她,回首大喊:“去请紫竹与绿萼两位姑娘,快!”

“没用……没用的!”红药低低的沉吟了一声,摇摇头,将半边身子挂在蓝之寒的身上,被她抓破的伤口,渗出血水,将他的锦袍染成红色。

“不会,她们一个医仙,一个毒仙,一定可以将你救活的!”蓝之寒急急道,将红药抱起来到床榻上去躺着,不断的向门外望,许久之后,就见宫女急急的将绿萼与紫竹带来。

“又怎么了?”绿萼有些不耐,直接摆脸子出来看,但是一抬眸,也立即被红药那恐怖的样子吓了一跳。“哇,这是怎么了?要勾引男人也没有必要将身体抓破吧?乖乖,为什么只抓身子不抓脸呢?”

红药不说话,只是将脑袋紧紧的埋在蓝之寒的胸中,身子发出一阵阵可怕的颤抖。

“两位师姐,你们就不要开玩笑了,救救她吧,她被长安王下了毒!”蓝之寒急急的开口。

“长安王?不是早就死了吗?”绿萼一怔,收起面上的嬉笑神情。

“是……是蛊毒,我们逐日山庄的人身上都有……潜伏期很长,但是一发作就会……”红药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只是紧紧的揪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肤,面部表情一阵扭曲。

“潜伏的蛊毒?”绿萼与紫竹对望一眼,眸光中闪过一抹精光。“是吗?那我可要好好的看看,仔细的检查检查了!”她冷笑,上前,取了银针向着红药深深的刺了下去,银针立即变成了黑色。

“果然是有毒,想不到我们毒仙,医仙合作这么多年还有看走眼的时候呢!”绿萼冷笑一声,话语中含着深意,懒洋洋的站起身来,紫竹也是不解的上前,仔细的查看,眉头皱的很紧,却没有说话。

“两位师姐,就先不要管走不走眼,先救救红药吧,你看她……”

“你竟然叫我们师姐,那就劳烦问一句,你的妻子是菱儿还是这个女人?”拍拍小手,绿萼语气凉凉的开口。

蓝之寒一怔,怀中红药的小手猛然见他的手臂攥紧。他垂眸,眸光有些为难。

当然是菱儿,只是他要在为自己受了这么多苦的红药面前说这么残忍的话吗?

“哇哈哈,你个没良心的男人啊,菱儿为了你,连我们剑仙宫的招牌都不要了,深更半夜偷偷摸摸的像强盗似的杀人放火,为了你,一个孕妇,黑夜雪地里疾行几百里地,你倒好,一抱上这个女人,连菱儿是你的妻子都不敢承认了吗?”绿萼这厢气的跳脚。

“师姐,菱儿是我的妻子!”蓝之寒长叹一口气,对于剑仙宫四仙的脾气这几日也讨教的差不多了!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我们为什么要救她?”绿萼再次刁难他。

怀中的红药缓缓的抬眸,那怯生生的眸光让人瞧了好不心疼:“寒,你不用求她们,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我能够活着回到你的身边,已经是上天厚待我!我只想要紧紧的靠着你……靠着你!”

红药这番话讲完,蓝之寒竟然哽住不能开口了,那“朋友”两字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她受了这么多的苦就是为了与他在一起,而如今,他又怎么做一个负心绝情的人呢?

绿萼冷冷的转过脸,唇角含了一抹讽刺:“可真是会装呢!”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冷哼出声。

蓝之寒面色一寒,眸光蓦然变得冰冷邪魅:“绿萼,红药也是我的妻子!”

紧握他手臂的小手一紧,红药的眸光中闪过一抹惊喜,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强忍了身体里的痛,将脑袋靠的他更近。

有了他这句话,她受得所有的苦,都值了!

“也是妻子?你的妻子还真多呢!可惜本姑奶奶只医高兴医之人,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蓝之寒的一句话气的绿萼扭头就走,自然不忘了拉上紫竹。

“你们……”蓝之寒气的嘴角抽抽,脸色发青。

“没关系……这个毒她们也结不了的,是长安王的秘制蛊毒无药可解……其实,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可以这样的靠着你,就算是死了,我也甘愿……”她凄凉的笑。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她们帮你解毒!朕是王!”最后一句,掷地有声,宛如那冷风一下子垂落了满树的桃花,却落地无声。

“大王,她们是王后的师姐,为王后着想是应该的,方才我去王后娘娘那,本来是想要与王后娘娘交好,不让大王那般的难做,可是……”她垂下眼,身子又是一阵抽搐。

蓝之寒垂眸,眸光幽暗深邃,想起方才菱儿气呼呼不满的样子,再瞧知书达理的红药,心中竟然有些不舒服。

“你等着,我让她们为你解毒!”蓝之寒站起身来,吩咐了宫女好生的伺候,大步离开了落霞宫。

菱儿的房间中,绿萼与紫竹七嘴八舌的将刚才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绿萼就开始生气:“菱儿,真的不知道那个蓝之寒有什么好,你瞧瞧这宫中来来往往的女人,全是他的妃子,更可耻的是那个红药,明明是新毒,偏说什么是潜伏在身体中的,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只有蓝之寒肯吃她那一套!”

“绿萼,既然你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说明白?让他明白那女子是何等阴险的女子,也好早将她赶出宫去!”紫竹叹口气,想想方才与蓝之寒闹僵也有些不妥。

“我说了,我说红药装模作样,可是他不肯听啊,还摆脸子给我看呢!”绿萼气的一蹦三丈高,利落的挽挽衣袖不耐的嚷嚷。

菱儿轻叹一口气,最怕的一天还是来了。蓝之寒与红药之间的旧情终究是个祸患啊!

“是你没有解释清楚,突然冒出那么一句来,当时蓝之寒又急火攻心,有误会也是正常的!”紫竹为蓝之寒开脱,忐忑不安的望望菱儿,她的面上倒是一片平静。

“两位师姐,你们就不要吵了,红药中了毒,蓝之寒终究还是回来找你们解毒的,一会他到了,你们去给红药解了毒便是!”

“你说什么?给她解毒,那不是更便宜了她吗?”绿萼吃惊的等着菱儿。

“红药是先入为主,在他心中终究还是有一席之位的,再说你说这些他未必肯信,相反还会被红药利用,说我们陷害她,不如先解了她的毒,让蓝之寒的愧疚之心少些,也许事情会好办的多!”菱儿皱皱眉,低声道。

她知道,蓝之寒对红药现在最多的则是愧疚,如果这愧疚之情消除的话,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

紫竹想想赞成的点点头,绿萼则不同意,她气狠狠的开口:“那是自作孽不可活,让她痛上三天三夜不是更好?”

菱儿刚想要摇头,就见蓝之寒一脸铁青的推开了房门,眸光非常的不悦。

糟糕,他一定是听到了方才那句!

紫竹见蓝之寒的面色不悦,立即拉着绿萼出了房间,房间中只剩下两人,檀香炉在角落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气息迷人却有些压抑。

“其实方才我师姐的话真的没有什么意思,她只是……”菱儿率先打破了沉没想要解释。

“菱儿,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很在乎我与红药的过去……但是也只是过去了,我只是想要她好好的,然后照顾好她的下半生,来补偿她,没有别的意思!”蓝之寒抬抬手,打断她的话。

菱儿淡淡的笑笑,将他的大手紧紧的握在手心中:“我知道,所以我会让师姐去帮红药解毒,你放心,红药会没事的!”

蓝之寒转眸,有些不敢置信:“真的?你……不恨她?”

“为什么要恨她啊,她为你也做了许多不是吗?”菱儿笑笑,眼眸在月色下并非特别耀眼,却如此明亮,似是穿透了黑暗穿过了地狱,流动着幽幽的华彩,散发着柔软的温暖,那么暖,一直暖进人心,暖得人就要融化在其中了。

“谢谢你,菱儿!”将女子抱在怀中,男子感到了温暖,那句话放在心底,一直想要问,却稳步出口,也许有一天,他会知道答案的。

文菱儿终于说动了绿萼为红药解毒,第二日,是一个晴天,王宫中的梅花开的很好,风一吹,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带着冬日的风情万种,向人们微笑。

暖和的房间内,绿萼面色紧张的为红药解毒,菱儿端坐在一旁的软塌上,缓缓的品着茶,门外,蓝之寒却焦急在走来走去。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将蓝之寒的焦灼瞧在心中,菱儿的心还是忍不住有些酸酸的,他的心中还是在乎红药的啊!

可是她能接受两女共侍一夫吗?不,不能,绝对不能!一想起蓝之寒蹭在她的面前与别的女人欢好,她就禁不住想要呕吐。

站起身子,擦掉脸额上的汗水,绿萼冷冷的瞪了床榻上奄奄一息的红药一眼,转身就向外走。菱儿知道她心里有气,也不拦她,只是上前望了望红药,见她为了留住蓝之寒竟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玩出这样的一招计策,心中竟然也有些可笑。

“谢谢王后娘娘!”红药虚弱的抬眸看她,望着她那略显圆润的身子射出怨毒的目光。

“不用客气,这是蓝之寒欠你的,我替你还,只是你认为伤害自己就可以留得住他吗?”菱儿背对着她冷冷的开口。

邪魅一笑,红药笑的胸有成竹:“王后娘娘,我现在这有这一招,招数老,但是管用!”

菱儿的心禁不住一沉。果然被绿萼说对了!

“说实话,我没打算让你救我,让我痛着就好,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中,我受得苦那样不比这强烈,我都能忍得过来。我只要蓝之寒留在我的身边,我只要他那怜惜的眸光,只要他的眼中只有我!”说到这里,她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受到攻击的野猫,警惕的望着文菱儿,眸光中充满了强势的攻击力。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菱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可怕!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蓝之寒终究还是我的!”她缓缓的躺在床上,冷冷的开口。

“红药,你怎么样?”菱儿还没与来得及回头,就见蓝之寒冲了进来,眸光中盛满了焦急。

原来一个男人痴情也是一个弱点,非常非常大的弱点!

“我没事了,休息两天就好……”身后传来两人的低语声,菱儿却再也没有心思去听,脚步缓缓的移动,离开了落霞宫。

脑海中猛然蹦出夜凌风那张痛苦的脸,你爱我,我爱他,原来爱情本身就是一个躲猫猫的游戏。

问候过后,蓝之寒转眸,刚好望见菱儿浸在阳光中的身影,微微的有些落寞。

他的心中涌起了一些暖意,她,好像越来越在乎他了!

喜欢邪王的侍妾请大家收藏:(www.kaixinxs.com)邪王的侍妾开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

猜你喜欢: 大明略邪王的侍妾最强雇佣兵初唐求生大争之世续南明天波府的新姑爷宁朝管家军工霸业最强终极兵王大宋第一废柴神童最强吕布之雄霸天下间谍的战争大唐孽子我是李世民的后台北唐大明军侯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抗日之中国战神超级太监娱乐春秋红楼好医术1627崛起南海时光之心寒门崛起极品明君
完本推荐: 爆狙老攻之后[电竞]全文阅读军嫂重生记全文阅读修修仙种种田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闪婚厚爱:顶级老公有点酷全文阅读锦衣镇山河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那年那蝉那把剑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全文阅读战国赵为王全文阅读掌家娘子全文阅读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全文阅读炮灰军嫂大翻身全文阅读恶魔老公请爱我全文阅读极品小太监全文阅读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农女世子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世龙皇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慕林楚门狼时光的最后一秒六道之修罗大帝从锦衣卫开始无敌农门七娘这个皇子真无敌快穿游戏加载中逍遥兵王上下杂货铺我在综艺里嗑神颜彩凰耀世荒野求生:任务大师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我的1982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九星霸体诀音乐系导演贞观俗人低调为王妖女哪里逃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未来之渔船分身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仙医嫡妃慢穿之璀璨人生

邪王的侍妾最新章节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全文阅读手机版 - 邪王的侍妾txt下载手机版 - 风云小妖的全部小说 - 邪王的侍妾 开心小说移动版 - 开心小说手机站